首页 > 社区
在餐饮业寒冬里超前部署
发布时间: 2021-01-29 09:05:20    来源:原创        作者:渊默        

去年1月22日多伦多确诊第一例新冠肺炎病例以来,疫情炙烤全加一年有余,如反反复复不熄不灭的火苗,借着冬季的寒风再度全面爆发。疫情的反扑导致大部分行业消费告急,其中对餐饮行业的伤害更是“精准打击”。

今年1月25日,安省政府宣布再次延长紧急状态及包括居家令在内的所有与之相关的命令14天。尽管各种来自联邦和省府的补助已在路上,但面对支付供货商货款、员工薪资、房屋租金、水电杂费等诸多难题,可谓杯水车薪。餐饮业者仍在水深火热之中咬牙坚持。

1月26日,多伦多台商会以『如何在后疫情时代重新部署超前开始』为主题,举行今年第四场线上商务研讨会。此前多伦多台商会已经连续举办三场商务讲座,为疫情期间的华商搭建了全新商务研讨线上平台。



26日当日研讨会的主讲人是在大多伦多地区从事餐饮行业28年的“绿的小窝”创办人,同时也是台商会会长徐弘益(Morgan Hsu),他分享了疫情下的切身感受以及如何将危机变转机,为后疫情市场重构做好准备。 

当天的研讨会吸引了近百余台商参加。徐弘益的演讲获得与会观众的极大共鸣,万锦市市议员李思韵出席并就餐饮业如何在后疫情时代把握商机与徐弘益会长做出讨论。


冰冷的数字,生存大考

如果说1年前突如其来的疫情将餐饮业者打个措手不及,后续冗长的封锁与一波又一波的疫情反扑将整个餐饮行业推向崩塌的边缘。根据加拿大统计局(Statistics Canada)的数字显示,疫情前,餐饮服务相关的行业月销售额为53亿加元,到了2020年4月,该行业的月销售额暴跌至8.9亿加元。有60%的餐饮企业表示没有能力再背负更多的借贷。此外,以现在的经济形势估算,有将近30%的餐厅和旅馆还可勉强维持6个月,之后将面临着关门或者破产。

去年秋季以来,随着天气转凉,确诊数字攀升,室外就餐的场地关闭,越来越多的餐厅因此永久关门。据加拿大餐厅协会(Restaurants Canada)的调查,自2020年3月以来有1万间餐厅因为疫情而关闭。如疫情没有明显的好转,有高达50%的餐厅将会消失。

疫情带来的重创远不止于此,根据加拿大餐厅协会(Restaurants Canada)的数据还显示,有80万与餐饮业相关的工作出现空缺,一些餐厅将营业时间一减再减或直接关店。尽管去年5月份各行业陆续重启,但返回餐饮业的劳动力明显低于其他行业。

在线上研讨会上,徐弘益分享了自疫情爆发以来的感受。他表示,“经历过2003年的SARS, 虽然当时多伦多餐饮业也受到不小的冲击,但远没有这次来的凶猛与持久。可以用恐怖二字来形容!”

比起其他族裔相比,华人的餐饮生意受到的冲击时间更长。从去年1月份中国疫情爆发时,多伦多的中餐厅就已开始受到影响。当时,“绿的小窝”生意几乎腰斩。本以为政府有能力尽快控制住疫情,但结果是“没有更好,只有更差”。疫情爆发之后,他的餐厅营业额较正常时损失约八成,原本20余名员工减至仅剩3人。面对空荡荡的店铺,真的有种“野渡无人舟自横”的感受。虽然去年年中随着安省经济重新开放略有好转,但入秋以来疫情的「复燃」和政府的「开开关关」政策,营业额也如过山车一般,从高点直冲谷底。

消费按下“暂停键”,“绿的小窝”面临的是To be or not to be这种生存大考。徐弘益表示,自己坚信疫情总会过去,活下去才有未来。在此背景之下,只能逆流而上,一边全力止损一边大胆创新自救。跟不确定的疫情做长时间的拉锯战,为避免过度消耗,去年11月,忍痛关闭了严重依赖堂食服务的多伦多市中心分店。他说,断尾虽痛,但我们华人总讲的“留得青山在,怕没柴烧”理在此时看来别有益处。

探索数字化转型,花式自救、另寻出路

2020年,消费者的消费行为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从过去的“去餐厅吃”,但现在的“”回家吃”,使第三方送餐公司需求暴增,异军突起。根据达尔豪斯大学(Dalhousie University)Agri-Food 分析实验室的调查,2019年加拿大人点餐额约为47亿加元,其中15亿来自外卖平台,约占31%。2020年2月这一数字升至39%,到了5月,点餐人数再增3成。加拿大有63.8%的消费者利用外卖APP点餐。

英国外卖平台Deliveroo CEO威尔·舒(Will Shu)在网络峰会(Web Summit)表示,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促使在线外卖应用(App)的普及速度加快了两年至三年。

DoorDash 报告称,2020 年前 9 个月的营收为 19.2 亿美元,较上年同期增长逾三倍。该公司报告还称,在 2020 年第二季度,该公司历史上首次实现了 2300 万美元的利润。

对于外带平台的利用,徐弘益表示,疫情之下,餐饮格局正在重构,消费者偏好也随之重塑,宅经济变得发达,数字化开始发轫,可以看到墙内墙外两种天地,这一片在萧索之中,另一片则生机勃勃。

“绿的小窝”在疫情期间在外带方面做足了功课,与各种平台公司合作,但这些“网红”外卖平台们的高额手续费也着实叫人头痛。在省府未发布手续费限制令前,以Uber Eats为例,每单的手续费高达30%。

为此“绿的小窝”大力推广自助网上点餐系统,利用脸书、LINE、微信等社交媒体进行宣传。同时拓展不同业务,如推出反响很好的防疫便当和提供半成品团购服务等。另外,打开一直以来未被利用的得来速(Drive-thru),成为大多地区第一间拥有得来速的中餐厅。

徐弘益表示,穷则变,变则通,抓住一切可以创造可能的资源,这一路是经受历练并寻找生机的全景过程。

今后餐饮业走向

徐弘益表示,消费行为模式的改变带动的企业营运模式的改变,将会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对餐饮业的走向起到重要的影响。这些改变包括,低接触的社交互动方式、工作与生活场域混搭、降低人群活动意愿、远距工作兴起,自动化、无人化,低接触的新服务模式。

这些改变因素将促使大量外卖店的崛起、多种品牌的合作等。

如何决定是否该投资入场

徐弘益强调,危机,首先是痛苦和损失,但静下来思考,这也是创新和改革的窗口,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今年公司将引进台湾百年老店度小月到加拿大,届时“绿的小窝”将与其联手合作。 

徐弘益说,有许多人问为何在这个时候还要推进新的计划。这是因为我想透过与百年老店合作的机会,探索其如何屹立不倒的「长寿基因」。

茶饮方面,徐弘益的公司还代理了水果玩家Mr.Wish和奶茶达人“十二韵”两个品牌。这两家在台湾激烈的手摇市场中表现优异,除了严格的质量管控操作流程,在产品技术创新方面一直追求超越自己。我看中的就是他们“永恒就是变”的理念。

对于想进入餐饮市场但仍持有观望态度的朋友,徐弘益表示,从大环境来看这是一个逢低入场的时机,可以从微型投资开始。选择必需要(essential)的行业,寻找有完整know how连锁加盟或是与品牌合作,或者寻找可以全力支援的在地后台。

当商业故事有了新脚本,经营模式有了新思路,危中之“机”,就留给了有准备的人。


分享到
    • 1
    • 2
    • 3
    • 4
    • 5
    • 1
    • 2
    • 3
    • 4
    • 5
    • 1
    • 2
    • 3
    • 4
    • 5
  • 多伦多大学 - 经验访谈

  • Why Canada? 你为什么选择加拿大?

  • University of New Brunswick - ...

Copyright 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

          唐印科技 【京ICP备13048822号-20】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2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