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一词之别,意义万千 ——加拿大国歌歌词更改背后那些鲜为人知的故事
发布时间: 2018-02-10 14:55:58    来源:金绮文        作者:金绮文        


201827日,文化遗产长乔Melanie Joly)宣布修改国歌歌C-210案已字御准,法案正式成一条法律。


2018年2月4日利德蕙与南希·露丝在庆祝“all of us”的聚会上合影

 February 4th, Vivienne Poy and Nancy Ruth    celebrate "all of us"

此次修改将原歌第二句中的两个单词做了替,由「True patriot love in all thy sons command (国真心,统领众男儿) 」改成「True patriot love in all of us command (国真心,统领大家)」。一个小小更改,却有着非凡意:歌词变得中性,消除了晦的男性至上涵,更加能包容和平等的精神。

闻报道在提及此都会提到一个名字:自由党国会议员贝(Mauril Belanger)20161以个别议员议(Private Member’s Bill)形式提出C-210 ,已因罹患渐冻症而健康状况化,甚至需要借助将文字转换为语音的电脑设备才可以说话,但他仍持出席众为该议行的辩论和投票,最看到C-210 在众院三憾的是未能等到案在参院通便于20168月与世辞。

 

Mauril Belanger 贝热,图片来源于网络

 

利德蕙的决心

尽管C-210案在众院和参院都是以高票得通果却得来不易。在之前有数位参众议员之做无数努力,彷彿接力一,一棒一棒到了手上才最终获得成功。在支接力跑的伍裡,不得不提的一个核心人物是位杰出的女性,也是加拿大裔的傲,她-就是加拿大首位裔参议员利德蕙博士。

利德蕙在接受本报专访时绍说1980年国会将「O Canada」定国歌多人就已意到歌一瑕疵,但因时间仓促且寄望于以后行修改,所以得了通。然而此后国会和各间团体都曾做数次修改歌的努力,但均未成功。

1998年利德蕙被任命自由党参议员多民众和体-包括二次世界大的退伍体写信她,表达国歌中句「all thy sons」的疑。身女性,利德蕙也深有同感,句歌词让很多女性得自己被排除在外,这让很多人-包括很多男性在内都那些加拿大的和平与美好做出献甚至献出生命的女性很不公平,也不符合代加拿大的价值观,因此利德蕙下决心要做出改

有多多大学史学博士学位的利德蕙做了大量研究,包括与言学家和音史学家行探,於20022月首次提出了S39案,提将「all thy sons」改all of us」。如今在参众两院得通C-210案即是利德蕙当年所准S39案的翻版,毫未做改

利德蕙在2002年参院的演中指出:「国歌是加拿大最重要的象征之一,它代表我的根本理念。」她向在的其他参议员呼吁道:「我都有任确保我的后代有平等机会。我加拿大人民看到,我们这议员愿意所有加拿大人的平等予真。」在述了修改句歌词对於加拿大人的重要意义时,她提出充足的据,明修改后的毫无於原句的意与音韵和

利德蕙的研究发现首写於1908年的,其最初版本的句「True patriot love thou dost in us command」就是中性的 。利德蕙认为1914年一次世界大,原作者伯特·斯坦利·韦尔(Robert Stanley Weir)鼓励男儿入伍才将其改all thy sons」。直至在,据仍然是那些得修改歌对经典和传统的不尊重的法的最有力的斥。

憾的是有反的声音存在,有些人是出於固守陈规而反,而有些人是是了反而反S39案在参院二之后遭遇国会休会而流200210月利德蕙重新提出内容相同的S3案。一年之后,儘管S3案在三读辩论时核委会的一致同,但却由於一位反者利用辩论程序而故意拖延,案再次遭遇国会休会而被止。

在那之后,利德蕙继续努力,但因各种原因而未能成功。原因之一是利德蕙的一位重要合作伙伴、国会议员戈德福瑞(John Godfrey)2004年被任命为马(Paul Martin)政府的内。根据定,一项议案要成正式法律,必在参众两院都得通。此前利德蕙两度提出修改歌,戈德福瑞都已做準一旦参院通,就在众院也起相同案。然而议员一旦成政府内后,就不得再提出案了。

 

(John Godfrey戈德福瑞,片来源于网)

另一个原因是自2004田上任后自由党内部田的支持者和原理克雷蒂安(Jean Chretien)的支持者陷入重分歧,以再有适宜的机会重提修改国歌歌案。

跨党派接力

毅如利德蕙,不会易放弃自己定正确的事。2005年南希·露(Nancy Ruth)被任命议员。早在她各自成议员之前,利德蕙便与南希·露,在她眼里,南希·露是一位坚韧果断又富於行力的女性,尽管两人分属不同党派(南希·露是保守党),但在件事上她是志同道合的同盟者。

2006步保守党选举胜利,利德蕙将关于国歌修改案的全部材料包括研究料和多年来各种起的等副本全部南希·露(正本交由政府保存,利德蕙个人副本捐于多多大学利铭泽典宬),希望她能继续自己未能完成的任

南希·露接手后不余力地此事在国会行游2010年她再次提出案,并服哈珀(Stephen Harper)在当年的施政(Throne Speech)中承审议国歌歌以使其更中性,但两天后哈珀政府就推翻了一承。在步保守党政期,露尽了很多努力,但始无法取得展。

2015年末自由党选举胜利,修改国歌歌一事也迎来机,不南希·露即将于一年多后退休,于是她将接力棒交到了独立参议员兰(Frances Lankin)手上。

 

Frances Lankin金,片来源于网

金和在参、众院全力推修改国歌歌案,如前文所在生命的最后几个月凭著人的毅力推动议案在众得三。最终这得参众两院正式通多支持案的人们弹冠相,并在推特上向十几年来此目标奋斗的几位杰出议员致敬。

利德蕙提到,几天前英国国家广播BBC者採访,曾将她和南希·露金三位女议员与加拿大史上争取女性平做出杰出献的「五位著名女性」(The Famous Five)比。利德蕙,「五位著名女性」来自艾伯塔省,而她与露金都是来自安大略省,除了她几位女性议员有很多男性同盟者,更重要的是,在大力推动这案的几位国会议员中,既有自由党人士(利德蕙、戈德福瑞、),也有步保守党(南希·露)和新民主党人士()。利德蕙傲地:「我不但跨越了党派的区跨越了族裔背景的区——我来自人移民家庭,而露和戈德福瑞出自安省的盎格裔家族,热则是法裔……是整个安省的努力。」这样一个团队充分体了加拿大平等包容的价值观,而也是将国歌歌更中性和包容版本的初衷。

利德蕙亦幽默地道:「也许这正好什么女性更能把事情好,因女性一旦决定要做什麼事的候,才不会去计较合作伙伴的政治派、身份背景些表面的西呢!」她亦不忘强调说,在件事上,她得到了多个人和体的支持,包括一些高校的校,他甚至去年就已在自己的学校率先正式採了新的国歌歌

16年前,利德蕙在参S39辩论时说道:「加拿大女性状况的改并不是一夜之间实现的。每一位女性在跨越一道无形障碍出的第一步,都是下的道路。就此意而言,〔国歌歌的〕一修改不是我们为女性走向平等的漫旅程所出的又一小步。」只是也不曾料到,一小步竟然花了16年的时间。在实现真正底的性、种族和背景的平等之前,我们还有很的路要走。

(附:BBC及美国National Public Radio采访利德蕙等人的文章链接 http://www.bbc.co.uk/news/stories-42977303

https://www.npr.org/sections/therecord/2018/02/09/584613825/inside-the-small-significant-change-just-made-to-canadas-national-anthem )

 

 


分享到
    • 1
    • 2
    • 3
    • 4
    • 5
    • 1
    • 2
    • 3
    • 4
    • 5
    • 1
    • 2
    • 3
    • 4
    • 5
  • 多伦多大学 - 经验访谈

  • Why Canada? 你为什么选择加拿大?

  • University of New Brunswick - ...

网友评论
评论
 5人参与
验证码: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最新评论

    Copyright 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

              唐印科技 【京ICP备13048822号-20】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2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