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王城不为外敌破
发布时间: 2019-09-01 20:23:19    来源:谭沾正        作者:   

(1)殖民地旧事回顾
1966年4月4日外祖母、母亲和我前往新界和合石清明祭拜外祖父,途经中环的天星码头;刚好碰上一个26岁名叫苏守忠的青年,手执一份「南华早报」,絶食抗议天星小轮加价。结果警察以「阻街」的罪名拘捕苏守忠。他被带往香港殖民地政府政治部於摩星岭的囚禁所,覊留其间被粗暴的拷打盘问。遂引起「六六九龙骚动」,警察及驻港英军配备实枪、刺刀、催涙弹及装甲车镇压示威羣眾。引至一名青年死亡、多人受伤及数百名示威者被捕;被拘者多被法庭判处囚禁。

1971年7月7日香港专上学生联会在维多利亚公园举行「保衞钓鱼臺七七示威」,约有千多名学生及民眾参加。示威以「誓死保衞钓鱼臺」及「打倒日本军国主义」為口号。警察以「示威会践踏花草」及「妨碍市民游乐」為理由,驱逐和平示威羣眾。洋督察威利带头用警棍驱打手无寸铁的和平示威群眾,瞬间民眾被打得头破血流;约有二十多人被捕。后来威利因《果敢行动、镇压示威》有功;被晋升為警司。被捕者多被法庭判处囚禁。

(2)国事维艰、萌民族意识
1971年维园事件发生后,一己民族意识萌生。有感两岸对立、乱象环生、復感生在香港;远离祖国;屡见异族欺凌华人、剥削工人福利;莫不激动五内,无法排遣。窃自有憺国之哀、怀土之叹: 

江山昔如画
列寇贪似狼
神州遍烽烟
血泪满长江
志士拋头颅
仁者倾智囊
為求国安寧
毋使民恐慌
奋斗四十年
香山才有郞
乱离三十载
谁能拯危亡
唤醒我民眾
发奋再图强
安乐我国民
扬威震四方

总而言之,在英国殖民地统治期间,香港从来就没有集会的自由;民眾上街和平示威,从来都被警察及驻港英军所暴力镇压。又香港总督从来均是英国君皇所仼命指派,28任香港总督,悉无一仼是民主过程选出,更无一个是华人;均是英皇代表的英国白人。香港华人仅是被统治的三等居民。有鉴於1997年的回归,英国殖民地政府终在1991年始有直选的立法局议员;所以,在英国殖民地统治期间,香港基本上説来是没有民主的。

反观回归后的过往二十二年,香港居民享受有高度性的民主和自由。数月来羣眾都能上街游行示威,足以证明香港於一国两制底下的高度性公民自由。

(3)理性无知的一代
年来教学之餘,常常来往中港台讲学。曾与香港上街的大学生有讨论交谈。审䆁民主自由观念时,我曽提问当中大学生是否有读过
- 希腊哲学家柏拉图(Plato) 的理想国?
- 英国哲学家约翰密尔(James Stuart Mill) 的自由论?
- 美国第三任总统托马斯杰斐逊(Thomas Jefferson) 草拟的 《美国独立宣言》?
- 孔子的《礼运》「大同篇」?
参加讨论的大学生竟无一人看过,故对西方的民主自由观念或中国古代的大同世界,一概不知,或混淆不清;更未能体同辨异;独立思考;恐怕多是道听途说,理性无知(Rational Ignorance) 的一代。

(4)思维的谬误及诉求的矛盾
近月来留意香港的反「逃犯引渡条例」运动。当中有认真看过此条例的示威者,相信是寥寥可数。根据国际法律,国与国间谈判釐订相互引渡罪犯协议,是常见合理的相互合作情序。香港现时是中国的特别行政区,中央可随时拘捕本国以内任何地区的刑事罪犯,根本不用甚麼引渡条约。但為要遵循「一国两制」的架构,遂提昇香港特区享有「国级」的待遇;才会有特区政府依法制定的「逃犯引渡条例」。

其实,此条例是英国殖民地政府於回归前三个月才通过;(所以并非现今特区政府首次立法。)遗憾的是英国殖民地政府,不知為何原因;在其通过法案的条款中,删除了内陆、台湾或澳门可以和香港相互引导刑事罪犯的双边途径。这恰是此次香港特区政府要填补英国殖民地政府「逃犯引渡条例」的漏洞。(缘起有香港市民在台湾旅游期间,杀害其女友;肇事后潜逃回港。台湾当局屡向特区政府要求送回罪犯,奈何苦於缺乏引渡条例;遂使杀人犯至今仍在香港逍遥法外。)查特区政府為要填补漏洞的「逃犯引渡条例」,主要针对有三十多项可被判七年或以上的刑事重犯;如谋杀、误杀、贪污等刑事罪行,并申明多项豁免行為如批评政府等,均不受引渡罪行之列。

所以,反对此「逃犯引渡条例」的示威者张冠李戴,诬指条例可随时拘禁港人,押送上内地。遂提出「反送中」混淆视听的口号。实质上,刑事重犯是需要特首的批淮、立法会的通过及香港法院的独立审判才能被引渡。简言之,并非中央政府是一言堂式的引渡。不难理解,无此引渡条例,刑事重犯可在香港、澳门或台湾犯罪、甚至犯案叠叠;仍然可在法外逍遥。

(5)「反送中」抑或「送终」
作為一个住居海外的土生土长香港人,看到连续几个月来持续的反「逃犯引渡条例」运动;实在非常忧心,亦感到极度的无奈。年轻一代有理想及梦想,是可喜的现象;理想及梦想均是改进社会的推动力;但施加暴力破坏,强制执行自己的意念或「理想」;动輒搅扰社会安寧,损害社会经济,是任何法治社会所否定的有害作為。缘何特区政府為要改善及修补原来英国殖民地政府在回归前三个月所通过引渡条例的漏洞;竟兑变成為「反送中」的激烈动乱?

从来香港居民詬病内陆同胞於在港旅游的丑态;在数月来的动乱当中,不幸展现在世界各国的面前;画面多是一些示威者的粗言秽语、暴力破坏、丑态百出的不文明行為。在示威者诉求西方民主自由的同时,却单方面强加己意於别人、剥夺别人的权益自由;形成妨碍或损害其他社会大眾的权益自由,不啻是将香港社会及其将来「送终」。看来某些示威者是盲目争取、妄视后果的损害及无责任的放纵。这决非民主自由社会所规范有理性或合法的行為。

我住居北美地区四十三年,从未见过诉求自由民主的示威民眾:延误交通运输服务机制、佔领机场、躬行边防权力、阻碍乘客通关、非法禁錮社会人士、拳打脚踢受绑人士。在北美机场地带,若有措词不当、行為不检者早就被机场保安或警察拘留查问。遑论佔领机场、禁錮打人、阻碍通关的非法行动;早被机场保安或警察即时拘捕或清场。

(6)民生及民有
数年前回港一行,从儿时生长的筲箕湾,沿著电车路一路步行至湾仔;沿途回忆旧日的景象。所见不少店铺,因租金高昂;故而倒闭;以致旧日特色商品店或本土食品店已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迎合旅游消费的珠宝首饰、海味药材等类店铺。虽然特区政府现有综援及老人福利金;比对英国殖民地政府时期的一无所有,已进步良多。

但是很多在街上所看到老人的衣著或面色,仍然很多是穷困及营养不良的样子。「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是年轻一代最应关注的议题。香港歷来贫富悬殊、资產不均;甚至闻説半山区的坚尼地道、麦当劳道等高尚住宅区也有「劏房」的存在;所以,香港的社会问题并非民主自由,实是民生与民有的问题!何以捨本取末,忽视根本的需要!

结语
世界只有一个中华民族,这个民族形成一个国家叫中国。这是一脉相承不可分离的国家民族观念。香港原属於中国的一块土地。倘不是清廷懦弱、鸦片战争失利;又被强权切割,香港仍会是广东省宝安县一小渔村。在示威者的言论中,看到的不是单单反对一条法例;实是拒绝回归中国。屡称中国之患是「人治」、不像香港有「法治」;如上所述,香港特区政府行政执法;一如世界任何国家启动通过立法过程;意图改善修补英国殖民地政府前所通过引渡法例的遗漏。细究其事,中国中央实质尊重「一国两制」的承诺;才会赋予提昇香港行政特区行使「国级」的权利,谈判釐订双边引渡协议。这恰恰便是正确「法治」的行使。

反「逃犯引渡条例」的示威者,从来能够上街示威游行;便足以证明香港特区实是自由民主之地;与旧日英国殖民地无民主、缺自由的军警欺压时期大相逕庭。(若年轻一代,多看旧日殖民地时期的歷史;便会明白挥动英国国旗是何等无知及乖张的愚昩行為。)可惜某些示威者妄视法纪、肆意破坏、行事嚣张、言语暴戾;受外国势力唆使,沦為外力乱港的器皿;更以「人意」横行,干扰司法公正;妄冀其非法暴行,无需被执法当局追究。这恰恰就是施行「人治」的途径。此岂不是思维混乱、言行矛盾、缺乏慎思的表现?

在制度以外改革,是「拋头颅、洒热血」式的革命行為;
在制度以内改革,是「稳民心、安民生」式的制度改进。
诚恳希望香港年轻一代能多读书、广见闻、富思考、见雋识;积极参与香港政府或企业的运作经营,在前几代艰辛打造的「东方之珠」地基之上;继续往上发展,迈步前瞻,拓展境界;勠力创造香港的光辉未来。

最后,引用北宋「横渠先生」张载的名言与香港年轻一代共勉: 

為天地立心、
為生民请命、
為往圣继絶学、
為万世开太平!



分享到
    • 1
    • 2
    • 3
    • 4
    • 5
    • 1
    • 2
    • 3
    • 4
    • 5
    • 1
    • 2
    • 3
    • 4
    • 5
  • 多伦多大学 - 经验访谈

  • Why Canada? 你为什么选择加拿大?

  • University of New Brunswick - ...

网友评论
评论
 3人参与
验证码: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最新评论

    Copyright 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

              唐印科技 【京ICP备13048822号-20】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2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