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摘除工会罢工这颗毒瘤
发布时间: 2019-11-28 22:18:54    来源:加中时报        作者:   

今年10月,安省政府才刚刚与代表5.5万名公立教育系统职工的加拿大公共雇员工会(Canadian Union of Public Employees)在最后一分钟达成劳资协议,消弭一场大罢工,让全省数十万学生有学可上,仅一个多月后,中小学生再一次成为政府与工会劳资谈判的受害人

1126日,安省逾14万中小学教师同时开始按章工作。这些教师分别归属于安省小学教师联会(Elementary Teachers' Federation of Ontario,简称ETFO)和安省中学教师联会(Ontario Secondary School Teachers’ Federation,简称OSSTF)。

所谓按章工作(work-to-rule),安省中小学教师将停止开展行政工作包括:不参加与安省教育质素和问责办公室(EQAO)相关的活动;不出席教职员会议或与安省教育厅分管学生成就的官员会谈;不为学生的成绩表撰写评语;不会参与教育局或安省教育厅在教学时间外提供的任何教师进修活动;不完成或提交安省教育厅的数据报告;不在学校的上课时间之外回覆管理层发出的电邮,除非电邮内容涉及学生的安全、为有特殊需求的学生提供支援或者是代课教师接受工作安排。

14万教师,同时按章工作,并随时潜在升级为罢工行动,对学生及学生家庭、社会甚至教育事业的冲击不言而喻。本报记者分别采访了学生、家长、及省议员对此次工业行动的看法。

 

安省教育厅长莱斯27日上午到访Ogden公立小学,来自加拿大公共雇员工会(CUPE)的多名教育工作者将汽车包围,表示抗议。

劳资双方对工业行动各执一词

按章工作,是安省教师工会的第一阶段工业行动。安省小学教师工会表示,旨在向省府施压,促使资方与工会谈判时,能达成一个对学生有利、支持安省教育体制的合约。

安省小学教师工会主席哈蒙德(Sam Hammond)在本月初的记者会上称,会员忧虑的关键议题包括课室内的学生人数,以及每班的学生人数上限,但资方在谈判桌上回避讨论这些议题。近日哈蒙德又称,劳资双方目前在几个重要议题包括为有特殊需要的学生,提供更多支援;解决校园暴力及保留全日制幼稚园,都出现分歧。

教育厅长莱斯(Stephen Lecce)反指,双方在谈判的最大障碍是补偿金问题,以及工会要求加薪2%。偏偏省府最近立法,限制所有公共雇员在3年内,每年加薪幅度不能超过1%

都是钱惹的祸。

有一位退休教师,全家三代從事教育工作,父亲曾在上世紀七十年代擔任校長,其子目前是高中老師,他表示:半個世紀前,加拿大教育界工資待遇不高,教師工作負擔重,但責任心強,當時改善教師福利確實必要;如今教師一職已漸漸褪去教書育人的神聖使命,成為一個假期多、福利好的職位而已。

即便安省中小学教师工资在很多人眼中已然不低,但是每五到七年,教师合同到期之日,学生面临教师罢工而无学可上的窘境就会出现,从未出现奇迹。谈判的劳资双方中,资方握着的是省民的纳税钱,劳方握着的是省民的儿女。换言之,省民们用自己的钱教育自己儿女的成本不断增加,却不得不面对“被罢课”的焦虑。

万锦于人村选区( Markham- Unionville)省议员彭锦威(Billy Pang)27日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自福特政府上台以来,教育拨款去年18亿,今年12亿,两年共计30个亿,教育经费并不像坊间所描述那样大幅缩减。

之所以出现这样的误传是从师生比例上计算出来的。2010年师生比例为1192011年至2016年为118多,到了2017年锐减到116.5,这看起来像学生人均投入有所增加,但实质是教师职位大量增加,目前安省教育拨款的80%用于教师薪资,过量的教职成为省府的财政负担。

据彭锦威介绍,目前安省财政赤字为3000亿,每年仅利息一项就达130亿,是省府继医疗、教育、公共服务后的第四项支出。彭锦威鼓励华人家长在从教师方面接收关于罢工信息的同时,登录省政府网站查看安省政府春季发布的预算案和秋季发布的财政报告获得更多关于针对教育拨款的资讯。

当记者问到政府会否对工会做出让步的时候,彭锦威表示,只能说“我们希望赢的是孩子。”

劳资双方都希望孩子可以在这场“斗争”中获胜,安省小学教师联会的主席哈蒙德(Sam Hammond)日前也强调说,工会发动按章工作,将不会对学生的学习或安全构成影响。

我们听听孩子怎么说。记者随后采访了一位正在申请大学的北约克公立高中12年级学生Jenifer。她表示不支持教师罢工,因为很担心教师罢工会造成学校停课,也意味着有些科目将没有成绩, 或者出现一些申请纰漏例如没法按时递交成绩等,影响大学申请。

罢工成为工会谈判桌上的法宝

哈蒙德说,其工会会员将在上学前、放学后以及午餐时间设置信息纠察线,让家长了解工会立场和发动工业行动的原因。

一位居住在万锦市的家长表示,教师的职能是教书和育人,设立纠察线并在纠察线内摆放传单向学生和家长宣传罢工不太合适。教师是学生心目中的榜样,而他们以学生为筹码用罢课的方式与省府抗争,在潜移默化中灌输给学生一种观念,即今后在自己的要求没有满足时也可以用“罢”的方式对抗家长、对抗社会。

另外一位居住在多伦多的12年级学生家长表示,她反对教师工会反反复复的罢工,认为工会罢工确实是政府需要解决的问题,但省府应将教育放在考量第一位,不应过度刺激强大的工会,使孩子受到损失。

无疑,罢工是工会谈判桌上的法宝。

在加拿大,每年各行各业大大小小劳资双方谈判破裂涉及罢工的新闻层出不穷。

本世纪,安省及各市经历过公务员罢工、垃圾工罢工、公交系统罢工、大学教师罢工、图书馆罢工,医护人员罢工、邮政局罢工等各种罢工事件,目前加拿大国家铁路工会也正在罢工。

作为没有工会“撑腰”的小市民,每日勤勤恳恳工作却换来各种社会服务的“断供”,当工会会员提出公平二字的时候,其他市民的公平又到哪里申诉?没有人横跨所有行业,每个今日罢工的人都将会在他日受到其他行业罢工之苦。罢工是民主社会公民的权利,但是民主社会的基石是法制。

是时候为罢工立法了

加拿大工会强大的势力和影响力不禁让人联想到上世纪60-70年代的英国病”(British Disease)1970年代,英国各种罢工运动此起彼伏。当时优裕的社会保障制度和基干行业的国有化导致社会保障负担增加,而国民工作积极性却下降,经济及社会问题频出。英国被欧洲诸国称为欧洲病夫(Sick man of Europe。首相撒切尔夫人上台后采用企业私有化、打破垄断等手段刺激经济,也从政治上限制和削弱工会的作用及法律地位。

垄断是造成工会频频组织罢工的恶源。在安省,私立学校的昂贵学费让家长们除了公立学校几无选择,而安省84.3%的教师和教授是工会成员,其中小学和中学教师占绝大部分。教育垄断让学生成为教师工会谈判桌上的筹码。

加拿大智库菲沙研究所资深研究员派尔特(Deani Ban Pelt)和克莱门斯(Jason Clements)撰文指,安省教育系统的长期解决办法,不是更好的劳资协议或政府持续投入更多的钱,而是对教育系统的根本改革:给予父母对孩子教育的更多选择,以及教育部门的更多竞争。

立法更是现代社会最直接的制约罢工的有效手段。

在美国,凡是与民生息息相关的领域,如公共交通,政府机关都通过立法完全禁止罢工,以防工会骑劫政府。例如美国的《铁路劳工法案》明确限制了航空和铁路业员工可以合法进行罢工的场合。美国的《国家劳资关系法案》禁止了某些可导致国家危机的行业罢工,如公共运输工人及公务员。造成近10亿美元损失的2005纽约公交系统大罢工,其运输工人工会领袖杜桑(Roger Toussaint)被判服刑10天,对该工会处以250万美金的罚款。

工会是社会历史进步发展下的产物,如今的加拿大,在法律方面对雇员利益的保障早已趋于完善,如《劳工法》(Labour of code)、《人权法》(Human rights)等,工会只考虑个人利益滥用自身权利给社会不但没有带来积极的作用反而成为经济发展的毒瘤。

这颗毒瘤是时候摘除了!



分享到
    • 1
    • 2
    • 3
    • 4
    • 5
    • 1
    • 2
    • 3
    • 4
    • 5
    • 1
    • 2
    • 3
    • 4
    • 5
  • 多伦多大学 - 经验访谈

  • Why Canada? 你为什么选择加拿大?

  • University of New Brunswick - ...

网友评论
评论
 0人参与
验证码: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最新评论

    Copyright 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

              唐印科技 【京ICP备13048822号-20】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2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