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安省重启 后疫情时代的新常态
发布时间: 2020-05-15 14:44:57    来源:加中时报 渊默         作者:   

随着新冠感染人数下降,省长福特14日宣布安省正式分阶段重启。此前,511日,安省尝试解封,省级公园和自然保护区分两期开放;这次省府从19日起允许部分商业企业;户外、娱乐和季节性活动;护理、社区和家庭服务营业。似乎一切向好,人们走出家门,预示着后疫情时代的到来。

 

政府为抗疫大撒钱

联邦政府在COVID-19病毒肆虐以来不惜猛增赤字,斥资2千多亿加元用于帮助国民和公司企业度过难关。到目前为止,额外增加的大笔开支还只是为了抗疫救灾,未来经济复苏阶段会需要更多拨款刺激经济;联邦预算署的测算显示,特鲁多政府本财政年度的赤字开支会超过2500亿加元,至少相当于联邦正常情况下十年财政预算赤字的总和。在可预见的将来,在加拿大经济重上发展轨道之前,削减赤字的问题不会被提到议事日程上来。

COVID-19疫情泛滥引发的经济衰退是近代史上从未见过的,包括加拿大在内的世界主要国家政府出现的财政问题,一方面是由于经济衰退导致的政府税收大幅度减少,另一方面是由于政府为了抗疫和救市而不得不推出巨额赤字开支。

当人们留在家里狙击病毒的同时,也在重创经济;可当经济重启的时候,国民又要再次承担病毒卷土重来的风险。后疫情时代的悲情才刚刚拉开帷幕,对政府来说,一手抓卫生安全,一手抓经济发展,更是前所未有的挑战。联邦及地方政府发光手中的钱款之后,带领民众走出经济低谷,恢复以往的经济秩序,比抗疫拨款本身更要难上许多。

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在《华尔街日报》发表专栏文章指出,新冠病毒之后,世界将不再是原来的样子。新冠病毒以前所未有的规模和猛烈程度向人类发起袭击,对人类健康的影响是暂时的,但它所引发的政治和经济动荡可能会持续几代人。

拯救经济需要多少绷带

来势汹汹的新冠疫情重创全球经济,加拿大也未能幸免于难。根据加拿大统计局的数字,4月份流失的职位达199.38万份,创历史新高,失业率大幅增至13%,加上3月份流失的101.1万份职位,达300.48万份。分析公司Refinitiv的调查显示,预计新冠将造成全国流失400万份职位,失业率上升至18%。

国会预算官员Yves Giroux表示,自疫情爆发以来,财政赤字会继续像气球一样鼓起,最终超过本身经济体积。她补充到,这是联邦自上世纪60年代开始记录以来的最高赤字。前任国会预算官员佩吉(Kevin Page)表示, 加拿大将需要两年才能恢复到正常的国民生产总值。

不仅联邦,加拿大各省和各大城市地方政府同样深陷赤字泥潭。佩吉表示,各省的赤字将会呈双倍甚至三倍的数字增长。市级政府的财政更是哀嚎遍野,以多伦多为例,新冠肺炎对多伦多旅游业带来严重冲击,预计今年第2季多市因为疫情损失的经济活动高达25亿元。

后疫情时代,面对“天价”赤字,入不敷出的政府将要面临三种选择,减少支出、增加收入或承担更多债务。“羊毛出在羊身上”,坊间百姓认为,最终这些撒出去的货币还会赤裸裸地加回到百姓身上。

然而仅仅面对的是经济衰退也许还不那么悲情;令人悲怆的是,为了重振经济,国民可能最终又回到原点与新冠相伴;在经历了封城、宅居、失业之后,在今年稍晚一些时候,又一次与大流行遭遇。那时,病毒留给人类的选择还有多少呢?

 韩国和德国都在解除部分封禁措施后发生了疫情回升。中国武汉市在解封一个月后,一个小区在两天内有六人确诊,因此重新实行封闭管理,并上调风险等级。但一个不争的事实是,绝大部分青壮年患者顺利痊愈,他们当中有些人甚至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感染过病毒。据统计,在感染新冠病毒的人当中,40%无症状或症状非常轻微,40%出现流感症状,难受但无危险。只有20%的患者症状严重,需要住院治疗。

 消费将会是报复还是佛系?

 随着疫情的逐步控制,人们对于疫情结束后要做什么,很多人都已经在心里列好了清单。那么,报复性消费会出现吗?

 中国作为最先控制住疫情的国家,从各大媒体采集到的民众对于疫情结束后是否进行报复性消费来看,结果好像并不如当年非典过后那般“热情高涨”,一部分民众表示不会,还有的表示会改变自己的消费方式。

 为何如今大家的答案发生了很大的转变?一个原因是随着成熟的互联网使用环境,丰富的消费业态,人们在疫情下的生活,有了更多的居家活动内容,以及多元化的商品购买选择和渠道。

 更主要的是一些居民收入水平降低,“风险”意识加强而产生的消费方式的转变。出于避险心理,人们更愿意持币观望而不是把钱花出去,这种心理要持续多久,同样是未知数

 后疫情时代预言与911效应

 美国著名女记者劳加勒特(Laurie Garrett)认为新冠危机仍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疫情会像潮水那样一波一波的涨落,而不是像海啸那样突然来袭。加勒特说,新冠疫情将改变人们的思维方式以及生活的诸多层面。这其中包括重新审视旅行是否重要、面对面的商业会议以及大众交通的必要性问题。

 这是否意味着回归正常已经成为一种梦想了呢?对此,加勒特表示你不需要往远处看,只要看看美国9.11 恐袭后的世界就可以找到答案。

 她说,9.11后包括美国在内的许多国家反恐已经成了一种“新常态”。它影响了人们的一切,从上飞机的安检、到平时工作进办公室大楼等等。

 因此,加勒特说后疫情时代也是如此。人们会预期和经历巨大的变化,以及我们如何去适应这些变化。

 而从政治层面上,加勒特预言,如果此次疫情进一步加剧贫富差距,即富人更富、穷人更穷。届时还可能出现群体不满所造成的政治动荡。

 后疫情时代里我们面对我们

 新冠疫情是突然的也是空前的。

 加拿大从未经历过这么严重的公共卫生危机。联邦,省政府,公共卫生专家和劳动保护部门都在摸索中制定政策。即将复工的雇员也必须考量各种因素。

 到了现在这个阶段,控制疫情的同时逐渐恢复经济活动。一些劳工法律师说,出门上班的风险确实比平常高,但是只要工作场所的卫生符合省卫生部门的规定,员工并不能因害怕感染而拒绝复工。当然,他们可以要求雇主加强防疫措施,也不应该被迫和出现新冠肺炎症状的人一起工作。

 疫情前期,我们面对的是疫情本身对民众健康和生命安全严重威胁,在后疫情时代我们面对的将是我们自己。可能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人们将使用数倍于对抗疫情时使出的力气,在去修补支离破碎的经济同时,还要去弥合分化的民意和受损的社群关系。

 


分享到
    • 1
    • 2
    • 3
    • 4
    • 5
    • 1
    • 2
    • 3
    • 4
    • 5
    • 1
    • 2
    • 3
    • 4
    • 5
  • 多伦多大学 - 经验访谈

  • Why Canada? 你为什么选择加拿大?

  • University of New Brunswick - ...

Copyright 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

          唐印科技 【京ICP备13048822号-20】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2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