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孟晚舟案,加中两国司法体系平行线
发布时间: 2020-06-05 16:16:53    来源:加中时报 万宝成        作者:   

527日,华为公司副董事长、首席财务官孟晚舟双重犯罪案被英属哥伦比亚(BC)省高等法院副首席大法官霍尔姆斯(Heather Holmes)裁定符合引渡的双重犯罪标准。根据这一裁决,孟晚舟未能获释,但也不会立即被引渡到美国。听证会进入下一阶段,双方将就孟晚舟在温哥华机场被捕时,是否违反宪法权利进行辩论。

 

图片来源:中新社 余瑞冬摄

新冠疫情之下,比起孟晚舟于201812月在温哥华机场被捕,加拿大华人社区对此次判决的关注热度明显减弱,若不是孟晚舟团队判决前于法院门前合影引发外界对判决结果的猜测,基本上大家都抱着持久战的态度,不认为孟晚舟案会如此迅速了结。

裁决后华为加拿大透过媒体发表声明。华为称,“我们期望加拿大司法系统最终会证明孟女士是无辜的。”

孟晚舟是否“无辜”?

引渡听证会中,法庭的辩论焦点是“双重犯罪”。根据加拿大《引渡法》和美加引渡协议,引渡人涉嫌的罪行需两国都认定为犯罪行为,才符合引渡条件,即俗称的“双重犯罪”(dual criminality)。

此前有华文媒体报道,加拿大法律界人士认为判决有七成胜算,因为孟晚舟的辩护团队主张,加拿大没有对伊朗实施制裁,美国控告孟晚舟的罪名在加拿大并不构成犯罪,因而不符合引渡的“双重犯罪”原则。

这显然误导了国人对孟案的判断,大法官霍尔姆斯堪称完美的23页裁决书否决了这种观点。裁决文书中,霍尔姆斯表示,如果孟晚舟涉嫌在2013年向汇丰银行美国子公司撒谎,以骗取近10亿美元的信贷,那么这一行为在加拿大仍然构成欺诈。她强调,尽管这一指控尚未最终证实,但为了做出合理的裁决,必须视为真实。

霍尔姆斯写道:「加拿大诈欺法的考量范围超越国际界线,包含了所有构成事实的细节,包含可能使某些事实具有意义的外国法律。孟晚舟一方有关双重犯罪的分析,将严重限制加拿大在引渡诈欺和其他经济犯罪方面履行其国际义务的能力。」

裁决书把人们的目光焦点从案件中伊朗制裁转移到商业欺诈这个关键词上。从要求加国警方扣留过境温哥华的孟晚舟起,美国就一直指控,孟晚舟涉嫌金融欺诈,这在美国和加拿大都是违法行为。

孟晚舟辩护团队及国人的注意焦点则集中在加拿大并未“制裁伊朗”这一点上,显然两国就此案的争论不在一个频道上。外界猜测孟晚舟团队之所以会在审判前在法院门外举行“胜利”合影就是错误地解读了美加两国司法,完全把此案归结到政治问题上,忽略了法律本身,更忽略了商业欺诈在西方与政治背景无关。

国人还需了解,引渡听证会并非法庭审判,不决定当事人是否有罪,只裁定案件是否符合引渡条件。裁决书表示,孟晚舟案达到了将孟引渡到美国的关键要求。驻温哥华律师库尔兰德 (Richard Kurland) 表示,虽然他一开始对判决结果感到惊讶,但看过裁决内容後,认为法官判决很平衡。

多伦多华裔资深法律界人士May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也表示,裁决结果从法律角度上并不意外,或者没什么悬念。通常犯罪构成中客观要素是行为和结果,主观要素是故意或重大过失。本案中Skycom向汇丰银行申请贷款时,故意隐瞒了与华为之间的关系取得了贷款就已经满足了主客观要素,至于孟晚舟一方提出的“伊朗制裁”属犯罪动机,不同的动机在诈骗中并不影响罪名成立。

May表示,吃惊的是国内一边倒的舆论和对本案的预测,因此这个案子很好的提醒了广大法律界人士,保障自己的客户(商业企业负责人)不落入职务犯罪陷阱,已经不能单纯的从行为或者结果去研究,要辐射到负责人的所有行动半径。

加拿大司法系统是否独立?

孟晚舟引渡裁决案宣判后,中国大使馆发布严正声明表示,美加滥用双边引渡条约,对中国公民任意采取强制措施,严重侵犯了中国公民的合法权益。美方的目的是为了打压中国高科技企业和华为,加拿大扮演了美方帮凶的角色,这是一起严重的政治事件。

但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在接受媒体访问时则表示,无论法院如何判决孟晚舟案,加拿大政府无需为独立司法系统的决定道歉或解释。

May表示,加拿大的司法独立,中国很多网民不能理解和接受。司法权威在某种程度上是西方国家的立国之本,无论是政府还是大法官都不会因为某个案件轻易去损害这个百年历史财富。从系统上加拿大司法独立于政府是客观存在的,但绝对的公正宛如真空一样不大可能存在。加拿大是多民族国家,司法中可能会出现这样或那样的偏见或者成见(bias), 多数取决于法官的个人认知。

孟晚舟案毕竟关系到美加及加中关系,完全不参杂政治因素也是不可能的,相信以大法官霍尔姆斯对此案及中美加三国关系的认知,在裁决时不可能不考量其中的政治利弊,所以她也在判决书中强调,孟晚舟最终是否会被引渡至美国,将交由加拿大司法部长拉梅提(David Lametti) 来决定她的引渡是否属於「不公或压迫」。

熟悉引渡法的加拿大刑事律师波廷(Gary Botting)表示,加拿大收到的引渡请求中,大约90%得到批准,但如果法庭认为引渡请求是出于政治目的,或当事人被引渡后可能面临死刑,引渡请求将会遭到否决。

耐人寻味的是一份民调显示,去年年初,55%的受访加人认为应该配合美国逮捕孟晚舟,只有45%反对。而到了去年年底,反对逮捕孟晚舟的人超过了半数,有51%。这个数字并不表示更多的加拿大人支持孟晚舟,而是对加拿大司法系统是否能够独立于美国的关注。

加国华人处于两难境地

随着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台,四年来中美、加美、加中关系变得扑朔迷离,尤其对加拿大来说,与自己第一及第二大贸易伙伴往来之路布满荆棘。

三国关系的紧张,让海外华人处于两难境地。多伦多著名华文媒体人把加国华人分为两类,一类是支持孟晚舟的爱国华人;一类是支持加国政府的吃瓜群众。且不说华人中有加国公民也有持中国护照的,就是移民时间长短不同对加拿大体制的了解也不尽相同,把这件事与”爱国”挂钩,简单粗暴的划分,只起到分裂华人社区的作用,无益于两国关系的改善。

在孟案裁决的两周前,一项针对BC省华裔加拿大人的民调显示,有55%的华人表示支持加政府立场(逮捕并审判孟),只有15%表示不支持。其中,35岁以上的华人群体有63%(与主流群体相近),而35岁以下的年轻人只有37%支持加拿大政府。这个数据也被解读为出国越晚越爱 () 现象。   

而关于权力系统(包括政府和司法)”对孟案处理方式,有三分之二的受访者表示满意,其中41%表示非常满意。只有21%不满意。

新冠疫情之后,越来越多的加拿大人对中国表现出不友好态度。 世界权威的数据网站Pew和加拿大本土的angusreid跟踪这一数据多年,加拿大人对中国的好感度从2005年的58%喜欢中国,逐渐跌至今年的仅14%。但是并不像国人自以为的加拿大是美国的“走狗”或“帮凶”。同一调查显示,,自从特朗普上台,美加关系也陷入冷淡,2020年只有38%的加拿大人喜欢美国。


图片来源:网络

华为总裁任正非曾在公开讲话中提到:要用西方人的思维方式与西方人打交道。2019122日,孟晚舟发表“拘禁一周年”公开信的时候,任正非在接受“环球邮报”采访中就表示该信不合适,分析人士认为,任正非担心这封信在舆论场引起反效果;此次 开庭前孟方团队又有明显造势动作,在主审法院门前作微笑胜利合影以示鼓励打气,据传还邀请了当地知名媒体摄影师为其拍照,不出意料,上述行动后,加籍本土华人对孟能获释的信心下降了7%

这不仅值得华为团队反思,也值得国人深思。孟晚舟案或许最终必须依靠政治途径解决,但中国政府过度政治化孟晚舟案或令结果与初衷背道而驰。加中两国愈行愈远是加国华人最不愿看到的,在两国矛盾日趋突显的态势之下,华人更应该发挥沟通交融的润滑剂作用,而不是“煽风点火”取宠任何一方。

“从新冠疫情以来,虽然中方已经采取了对加国不甚友好的措施,而渥太华基本能够做到冷静温和处理。况且无论从地缘关系还是贸易比例,双方都不大可能将对方作为主要敌对国”,May表示。这也是加国华人普遍对两国关系的认知,未来重修“黄金时期”交往,更是华人的普遍期许。

 

 


分享到
    • 1
    • 2
    • 3
    • 4
    • 5
    • 1
    • 2
    • 3
    • 4
    • 5
    • 1
    • 2
    • 3
    • 4
    • 5
  • 多伦多大学 - 经验访谈

  • Why Canada? 你为什么选择加拿大?

  • University of New Brunswick - ...

Copyright 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

          唐印科技 【京ICP备13048822号-20】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2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