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华人:非暴力亦能平权
发布时间: 2020-06-13 08:36:29    来源:加中时报 万宝成        作者:   

诡异的2020年即将过半,这一年大家似乎只做了两件事,一件是抗疫,一件是抗议。刚刚结束居家隔离限制,政府还不允许举行大型活动,街头却出现反种族主义示威集会,让民众对抗疫能否成功不由得又多出一层担心。

一个偶然的美国警察暴力执法事件燃起的种族平权烈火,如今蔓延至全球西方多个国家;从最初的“黑白”矛盾,演化成各族裔平权诉求与抗争。加拿大华人应该站在哪一端,扮演什么角色,争取何种权利,一时间成为华社争论的热点。

有人说,作为华人,在加拿大从未感受到被歧视,加拿大是个平和的国家,种族矛盾并不突出,而非洲裔被歧视有其自身的原因,比如受教育程度低,工作收入少,犯罪率高等。

也有人说,华人在加拿大的政治地位,比非洲裔还不如,处于更底层;制度性的种族歧视存在于社会的方方面面,华人却不自知,从来不会像非洲裔那般团结,令政府正视华社的诉求,却总是把示威活动搞成一场闹剧。

华人确实不擅长走上示威抗议这条路,但华人也在加拿大的平权历史上起着重要作用。

华人百年平权史

华裔是最早移民加拿大的亚裔族群之一。早期移民多为劳工,最初是被西岸的淘金潮所吸引,随后又被招募参与“太平洋铁路”建设。

太平洋铁路在1885年完成之后,加拿大政府开始向华人收取50加元的人头税,到1904年增加到$500元(相当于2003年的8000加元)。

192371日加拿大通过《1923年华人移民法案》(又称为排华法)。法案规定:除了商人,外交官员,留学生,和特别个案以外,禁止华人进入加拿大境内。

因为华人在二战的贡献,而且有些反华条例违反联合国宪章,联邦政府在1947年废除了排华法并恢复在加华人的公民权利。直到1971年实行多元文化政策以后,将所有(尤其是对亚裔的)制度化种族歧视废除,华人社会地位逐步提高,社会经济状况也不断改善,并积极参到政治和社会文化生活。今时今日,在加华人已经超过170万。

200644日,加拿大总理哈珀领导的保守党政府公布施政报告,重申政府将就人头税和排华法案问题向华裔社区正式道歉的立场。这是历史上加政府第一次在施政报告中提出人头税问题。

在华人曲折的移民史中,有个最重要的问题,直到今天依然是华社与主流社会沟通的障碍之一,就是语言问题。

早期移民中大多数华人都不能够说流利的英语,所以他们躲避在唐人街。当时有很多条例禁止华人从事多个行业,只可以做白人不愿意从事的工作,例如洗衣店和三文鱼加工。BC省在1872年通过的选民资格法案,剥夺华人的省选投票权。因为联邦大选的选民名单是从省选的名单来的,该省华人被完全剥夺了选举权。

而今跨过语言障碍的华人,在参政议政之途向前推进一大步,但整体英语水平还远远不足。

通过参政议政改变华人的政治地位

华人积极参与选举和投票只是华人参政最基本的层次, 要想真正代表华人群体, 反映华人的政治诉求, 还必须成功进入政府的决策层, 参与政策的制定。华人在认识到这一点后,半个多世纪以来,一直在这条路上艰辛跋涉,也取得了一定的成绩。

1957年华裔郑天华(Douglas Jung)当选为加拿大历史上第一位众议院议员;1988 年华裔林思齐 (David Lam) 出任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省督;他也是加拿大第一位亚裔省督。1998 年华裔利德惠(Vivienne Poy)被任命为加拿大参议院参议员,她是第一位华裔参议员。1999 年华裔伍冰枝(Adrienne Clarkson)被任命为加拿大总督,也是第一位被任命为总督的亚裔。2005 年华裔林佐民 (Norman Lam Kwong) 被任命为阿尔伯达省省督。2009 年, 華裔李紹麟 (Philip Lee) 被任命為曼尼托巴(Manitoba)省督,同年,譚耕成為第一位中國大陸背景的國會議員。当然,这些华裔参政者的政绩功过自有后人评述,但他们为华人参政史添上浓重一笔。

一位中国资深外交官曾表示,华人应该用更多的时间、精力与财富服务于住在国。生活在这片土地上,首先要热爱和回馈这片土地,从住在国的利益出发,提升华人整体形象,让当地社区接纳并尊重华人,才有助于住在国与祖籍国之间的政治经济交往和文化交流;而参政议政能更好的融入住在国,并影响外交政策的制定。

这两年加中关系出现裂痕,无论孟晚舟事件,还是新冠大流行问题,记者在采访多位社区人士时均有人指出,华人应该明确认识到自己是加拿大居民,应当从加拿大的利益出发,尊重加拿大的价值观,不克制地指责加国政府,无助于改善两国关系,相反火上浇油,撕裂华人社区。

用西人的方式影响西人社区

除了参政议政,更要建设住在国社区。一直致力于资助中国四川凉山地区失学儿童的福慧教育基金会主席关保卫和会长黄绮铢,不久前在接受采访时就表示,未来工作重心,将从帮助中国学生转移到帮助加拿大原住民及本地社区中,让更多的其他族裔看到越来越多的华人以加拿大为家园,投入并建设这方土地。

回馈社区可以提升华人整体形象,而新冠大流行也给华人一次展现华社向本地社区雪中送炭的机会。


三月以来,中国大陆及港台地区各社团纷纷慷慨解囊购买医疗物资,向本地医院、养老院、慈善组织等捐赠PPE,并身体力行帮助弱势群体,被主流媒体多次报道。捐赠,并通过媒体宣传,让其他族裔了解华人的善行,这一点华社做的很好,但如果仅仅停留在这一点上,可能还远远不够。大灾难面前一次性的捐助很容易让人感动,但也很容易被人遗忘,只有长期的支持,才能改善推动华人与社会各机构之间的关系。

关保卫和黄绮铢表示,三月以来,二人及福慧教育基金会的部分义工成员成立了We appreciate and care项目,共筹集80余万加元,购买了55万只口罩(其中五万只N 95口罩),5000套护理服,1500个面罩,全部捐助给本地的医院、养老院及无家可归者照顾团体。同时把捐款的善长信息提供给医院,由医院提供税务收据。


关保卫说,因为自己曾经在士嘉堡医院基金会做过理事,非常了解医院基金的运作,让华人社团和捐赠者名单进入到医院的数据库中,才是搭建长期联系的最好方式。华社持续的捐助,不仅有利于与当地医疗机构的研究发展,也会直接影响医疗机构的款项未来将用于哪个社区。

一个多世纪以来,北美的种族歧视一直与弱势的少数族群相伴,无论原住民、亚裔、非裔、拉美裔、甚至犹太裔都有着被歧视和抗争的历史。随着社会的发展与进步,政府也一直致力于推动种族平等。从历史上看,伴随着瘟疫、战争,经济转入萧条阶段时,种族矛盾随之激化,这是由于社会资源的分配不均造成的。此次全球化的种族抗争,恰好也发生在非洲裔死亡率相对最高的新冠大流行之后,值得人类反思。

而华人和华人社团已经学会运用国家赋予的政治权力, 并逐渐走向成熟。虽然融入主流社会还存在一些问题和障碍, 但用西方人的意识形态和处事方式与主流社会交往,用华社的力量影响主流社会的资源分配政策,这不失为华人平权的好方式。

 


分享到
    • 1
    • 2
    • 3
    • 4
    • 5
    • 1
    • 2
    • 3
    • 4
    • 5
    • 1
    • 2
    • 3
    • 4
    • 5
  • 多伦多大学 - 经验访谈

  • Why Canada? 你为什么选择加拿大?

  • University of New Brunswick - ...

Copyright 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

          唐印科技 【京ICP备13048822号-20】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2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