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反种族主义示威更应引发华人思考
发布时间: 2020-06-13 08:45:39    来源:加中时报 万宝成        作者:   

编者按:美國黑人男子弗洛伊德遭白人警員膝蓋壓頸後死亡,激發全國示威。69日,他的喪禮在休斯敦赞美之泉教堂舉行,包括美國非裔浸信會牧師兼民權領袖沙普頓在内的約500人出席,。休斯敦黑人市長特納宣布,將69日定為「弗洛伊德日」,称将會簽署命令,警員不得再以鎖頸等方法制服疑犯。如今由弗洛伊德引起的反对种族歧视的大火由美国蔓延到加拿大,反歧视背后的底层逻辑更引发华人的思考。

总理特鲁多单膝跪地表支持

65日,首都渥太华等多座城市举行反种族主义示威游行和集会活动。在渥太华,数千名民众下午在国会山前聚集。人们高呼口号,反对种族主义和歧视。

总理特鲁多身穿白衬衫、佩戴黑色口罩,在安保人员护卫下现身国会山,站在人群中聆听发言者发言,为遭美国白人警察“跪杀”的非裔男子乔治·弗洛伊德肃立默哀,并与民众一起单膝跪地846秒。这是弗洛伊德被警察用膝盖压住其颈部的时长。

特鲁多未在现场讲话。但在人们高呼口号“黑人的命也是命”时,他作出应和。


当天上午,特鲁多在直播记者会上表示,他向那些挺身而出揭露系统性歧视的人们致敬。他近日多次对媒体承认,加拿大仍存在针对有色人种和少数族裔的系统性歧视,政府和社会都需努力解决此问题。

在多伦多,约千人的游行队伍穿过市中心地带,行进至市政厅前。一些沿街建筑提前关闭,有商户在外墙钉上木板,以策安全。但警方表示,游行过程平和。

时任多伦多警察总长桑德斯等警队高层走上街头,与游行人士一起单膝跪地,表达支持。有牙买加血统的桑德斯是多伦多首位黑人警察总长。

同样主题的游行示威和集会也在哈利法克斯、温哥华、里贾纳、埃德蒙顿、温尼伯等诸多城市举行。尽管各地警方或活动组织者提醒民众遵从公共卫生防疫措施,但在人群密集的情形下,人们无法保持安全社交距离,也有部分游行参与者未佩戴口罩等防护用品。


66日,在安省议会大楼前,民众表达对反对种族歧视的支持。(中新社记者 余瑞冬 摄)

 

多伦多、温哥华等城市曾在5月底的周末举行反对种族主义、呼吁维护公义的游行示威。蒙特利尔的部分示威者一度与警方冲突,对一些沿街商店进行了打砸、劫掠,并有纵火行为。预计一些城市在即将到来的周末会继续举行反种族主义示威游行等活动。  

多伦多市首位黑人警察局长宣布辞职

68日下午,多伦多警察总长桑德斯(Mark Saunders)宣布将在731日辞职。桑德斯是多伦多有史以来第一个黑人警察局长。他在20154月获得任命,任期原本应在去年结束。但是多伦多市警察局理事会决定把他的任期延长到明年4月底。他是多伦多市第二个任期超过一届的警察局长。

桑德斯在新闻发布会上宣布这一决定时明显有些激动。他向所有人表示感谢,称过去几年是他37年的警界生涯中最宝贵的经历,但是没有解释他决定提前八个月结束任期的理由。多伦多是加拿大第一大城市和北美第四大城市。桑德斯在任五年期间,多伦多发生数起国际瞩目的重大案件和恐怖袭击。他宣布辞职时,正值加拿大和美国各地抗议警察暴力执法和呼吁警界改革的呼声高涨。

眼下,疫情一波未平,反种族歧视的抗议一波又起,正是警察当局要紧的关口。

跟占总人口11%的美国不同,黑人在加拿大只占3.5%,多伦多响应美国黑人反歧视抗议的声浪虽响,但也有节制得多。上周五,当民众抗议游行队伍经过多伦多警察局时,身为黑人的桑德斯与民众一起单膝下跪,以示对反种族歧视和平游行的支持。刚刚过了一个周末,就毫无预兆地宣布辞职,未免引人联想。

种族抗疫的诉求不合逻辑

这轮始于美国的反歧视运动,起因是一位有犯罪前科的黑人被警察暴力执法以致身亡。声讨警察的论调很有意思:黑人占美国人口的11%却占服刑罪犯的40%,这显然是歧视。随之而来的诉求也很简单直接:削减警察经费、解除警察佩戴武器。


66日,在安省议会大楼前,民众表达对反对种族歧视的支持。(中新社记者 余瑞冬 摄)

身为加拿大华人,从切身经历而言,我和我身边的许多朋友一致认为从来没有感受到歧视。但针对华人、原住民的歧视在并不太久远之前的加拿大历史上是真实存在过的。这些曾经的歧视并不只是某些个人无知的妄言和躁动,而是以法律形式加以确认的制度性的歧视。

因此,反歧视是一个不容争辩的正义主题。但是,正如一切问题一样,反歧视也需要讲点逻辑。这波反歧视浪潮也有同样的逻辑问题。美国监狱里面40%是黑人,这是事实,但为什么呢?要知道美国警察并没有权力把任何人送进监狱,只有法官才有。按照这个逻辑,是不是也要削减法庭的经费?

暴力执法会导致犯罪嫌疑人甚至无辜路人死亡,这是事实。这是警察佩戴武器滥用武器造成的吗?这轮风波的导火索弗洛伊德一案中,警察是徒手造成弗洛伊德死亡的,没有使用武器。按照这个逻辑,反歧视的诉求是不是还应该加入禁止警察接受格斗训练?已经受过格斗训练的警察怎么办?是不是要让他们全部下岗换上一批老弱病残?

反对种族歧视、反对警察暴力执法,也不能够侵犯多数人要求警察维护公共治安的权利。跟所有期盼世界和平渴望正义的人一样反对歧视,但在反对之先,我们似乎也该弄明白我们反对的是什么,追求的又是什么。


66日,在安省议会大楼前,民众表达对反对种族歧视的支持。(中新社记者 余瑞冬 摄)

为什么呼吁对警察减少财政支出?

在本次席卷北美的BLM运动中,有一个响亮的声音是“Defund the Police”——呼吁政府减少对执法部门的财政支出。“加拿大和美国必读”作者 Aaron称, 刚看到该口号时是持怀疑态度的,固然警察的过度暴力需要被谴责和遏制,但对全体警察持负面态度是否矫枉过正了呢?减少了对执法部门的财政支出,警力的不足难道不会让雇不起私人安保的街区的安全更难保障吗?

原来民众呼吁的不是对执法部门总体一刀切式地减少财政支出,而是将部分由执法人员提供的服务转由当地的社会工作者来进行,相应的拨款也自然随之转移。

渥太华游行当天,市议员Menard便对CBC表示,正在呼吁市政府减少对执法部门在部分服务上的拨款,很多分配给警察的资金可以用在社会服务机构和社区服务部门上,从源头上降低城市的犯罪率。以及在某些危急情况中,可以用未武装的经专业训练的精神健康紧急服务工作者来替代可能造成过度执法的警察。


66日,在安省议会大楼前,有现场维持秩序的警察与参加反种族主义游行集会的各族裔民众一起单膝下跪,表达对反对种族歧视的支持。(中新社记者 余瑞冬 摄)

 

虽然渥太华的市长对此表示反对,且因市议会大部分议员的不赞成,该政策在短时间内难以实现。但在引起全美混乱的导火索事发地Minneapolis,市议会已经对外宣布了他们减少对执法部门的财政支出甚至解散警察部门的意图。

实际上,取消或改组警察队伍的设想并不是今天才出现的。美国新泽西州坎普登市从2013年起就开始了这方面的尝试。坎普登市坐落在费城旁边,是全美平均收入最低的城市之一。在过去许多年里,当地的凶杀犯罪率和无处不在的露天毒品市场也曾使该市名列美国最危险的城市之一。

2013年,坎普登市议会决定取消市警察局,改由所在县的警察局来负责市内治安,主要用于街头巡逻。更大的改变是治安理念。警察不是城市的武士,而是社区的守护者。新的警察守则不再把逮捕多少人和开出多少张罚单视为业绩。警察被要求徒步巡逻,增加和市民的日常接触,和他们建立彼此信任的关系。警察接受了关于如何缓解紧张局面的培训,配备了随身摄像机。城市各处增设了摄像头和枪弹感应装置。

对于普通市民来说,最明显的改变是经常看见警察在街上遛达。一开始他们不太习惯,因为警察的出现在过去就意味着附近出事了。但他们很快发现,现在警察迎着你走过来,多半只是为了闲聊一会儿,或是邀请你去参加他们组织的某个社区活动,让你因他们的存在感到安心。

大部分警局对“合理使用武力”的定义比较宽泛。但是坎普登县警察局与纽约大学合作,制定了长达18页的武力使用细则。警察被要求——而不仅仅是建议——只有在某些情况下,在用尽所有缓解紧张的手段后才可使出锁喉杀着或开枪。警察目睹同伴违反规定时必须干预。

根据警方数据,坎普登市民对警察过度使用武力的投诉自2014年以来减少了95%

游行和民权运动中稀缺的亚裔面孔

渥太华的游行正式开始前,参与者聚集在国会山前的草坪上,聆听本地黑人组织与协会成员的演说。虽然由弗洛伊德之死引起的反种族歧视游行主要聚焦于黑人族裔的困境,但在这个特殊的时间段,台上的发言人并未将反种族歧视局限于黑人族裔,而是也讲述了亚裔因疫情而遭受的歧视与污名。令人汗颜的是,约五千人的游行中,所见到的东亚面孔一只手便能数得出来,远低于本地的亚裔人口比例。

据悉,除了旧金山、温哥华、多伦多等亚裔人口占比颇为可观的城市之外,大部分地方的游行示威也同样见不到几个亚裔。

在中文网络上关于北美黑人处境的言论中颇为流行的一个论点是“个人努力论”——黑人现今经济地位的低下与高犯罪率源于他们没有像亚裔一样努力学习、努力工作、努力为社会做贡献,持这种观点的北美华人或许对亚裔苦难史也并不了解。


鉴于之前北美一些城市的反种族主义示威游行曾出现暴力行为,多伦多不少商家和写字楼将门窗、外墙钉上木板,以策安全。(中新社记者 余瑞冬 摄)

 

当代北美职场中华人比较熟悉的就有“竹子天花板(Bamboo Ceiling”——指在公司、企业和机关、团体中对亚裔晋升到高级职位或決策层的潜在限制或障碍。

早在年初疫情还没怎么影响到加拿大时,各地媒体、社会名人,以及包括总理在内的政要都有积极发声支持亚裔;疫情期间,许多身处北美的亚裔遭受了种族主义者的言语乃至肢体攻击,许多人也有表达自己的委屈、愤怒,在街头和社交媒体喊出我们不是病毒的口号来去污名化与反对种族歧视。

作为在这片土地上生活的一份子,在这个时候不为黑人兄弟姐妹们争取权利而表达支持(不仅限于街头抗议),而只在切身利益受影响时才站出来,是不是过于虚伪和缺乏公民责任感了呢?

亚裔从十九世纪开始踏足北美这片土地,一百多年过去了,却仍然是永远的外国人。我们是要继续将命运放在特权持有者手中,努力做好“埋头苦干而不闹事的模范少数族裔”,还是将矛头转向结构性不公,谋求真正的种族平权?

(本报综合报道,文章来源:中新社、CBC、多伦多头条、北美之北、加拿大和美国必读)

 


分享到
    • 1
    • 2
    • 3
    • 4
    • 5
    • 1
    • 2
    • 3
    • 4
    • 5
    • 1
    • 2
    • 3
    • 4
    • 5
  • 多伦多大学 - 经验访谈

  • Why Canada? 你为什么选择加拿大?

  • University of New Brunswick - ...

Copyright 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

          唐印科技 【京ICP备13048822号-20】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2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