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承认歧视才能改变华人的弱势地位
发布时间: 2020-07-03 16:17:52    来源:原创        作者:   

71日,加拿大153周年国庆日,总理特鲁多发表声明:在加拿大国庆日,我们庆祝我们的家园——以及和我们一同共享这个家园的人们。加拿大的成功归功于她的人民,那些努力践行我们共同坚持之和平、平等与同情的价值,并知道多元化是我们力量的人们。在这个国家里我们共同对种族主义、不公正和仇恨说不。在这个国家里,我们共同努力确保每个人都有平等和公平的机会去争取成功,而我们知道这种努力永远不会结束。”


总理用很大的篇幅强调了加拿大平等宽容博爱的价值观。在总理特鲁多的带领下,这个国家也正朝着这个方向前行,相信前行之路一定并非坦途。

华人首先要承认和正视被歧视

美国黑人弗洛伊德案引发的北美大规模反种族歧视抗议活动已经持续数周,也引发华社内部对“在加拿大华人是否被歧视”的大辩论。辩论未结,BC省就曝光了皇家骑警对华裔女大学生拖拽、脚踩头、抓头发等一些令人目瞪口呆列的施暴视频。

基于愤怒,有人在网上发起了一份请愿,替受害华人女生Mona Wang发声,要求解雇及起诉施暴女警,为华裔女孩讨回公道。这份请愿书旨在获得15万签名,仅仅几天已经有超过9万人在请愿书上签了字。

关于加拿大的种族歧视现象,华社颇有争论,有一种声音一直把某些“歧视”现象归为个体偶发事件,喜欢从自身找原因,同时认为黑人被歧视涉及其他比如受教育程度低、犯罪率高等因素。


华裔平权律师吴瑶瑶在接受加拿大广播公司的采访中表示,在多年的平权以及帮助移民的过程中尤其感觉,相比于黑人和原住民社区,华裔明显不愿意公开自己遭受歧视的经历,或者是不了解加拿大现实,而不知道自己受到了歧视。

她表示,这或许是文化因素,或许是觉得来到加拿大目的是要寻求一个多元包容的社区,因而不愿意正视受到歧视的现实。也有些华裔怕事,认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转身埋头赚钱,而不关注政治与社区。以她的观察,第一代华裔和第二代相比,更加不愿意面对种族歧视的现实;甚至一些中文媒体也不愿意承认,华裔正面临歧视。

所以,吴瑶瑶律师表示,华裔目前首先要正视自己正受到种族歧视,才能谈得上改变。

否认加拿大存在系统性歧视是不负责任的

系统性歧视是指由国家的正式规则所形成或被国家的正式规则所接受和保护的歧视。加拿大社会中,针对少数族裔的系统性歧视由来已久。比如,在找工作的时候,如果你的姓氏是华裔的,你得到面试的机会会少35%;而少数族裔经济贫困的机会比白人高一倍。

文化遗产部下的多元、包容、与青年部部长释佳(Bardish Chagger) 承认“系统性歧视”在加拿大也存在。她说,这也是为什么自由党政府在去年底设立了“反种族主义秘书处”,以及启动“政府机构聘用程序(Appointment Precess),就是希望能够令拥有多元背景的人进入政府体制,能够让政府的决策反应出这种多元。

释佳表示,在加拿大针对黑人和亚裔的种族歧视确实存在,甚至作为少数族裔的她自己也遭遇过种族歧视。

加拿大首位黑人总督Michaëlle Jean认为,不承认加拿大存在系统性的种族歧视问题,是不负责任的表现;而且不承认种族歧视存在就不可能去解决这个问题。

就如吴瑶瑶律师所说,亚裔如果想改变在加拿大的社会地位,首先自己要正视系统性歧视现象的存在。并非每一次被歧视都是个体现象,族群问题正是由一个个个别现象累积产生的,必须从根本上解决才能提升亚裔的社会地位。

 “新冠病毒爆发带来对亚裔社区仇恨”

六月中旬,非盈利民调机构Angus Reid研究所与阿尔伯塔大学对516名华裔加拿大人进行网上调查, 30%的人表示,自疫情出现后,自己经常受到种族主义涂鸦或相关社交媒体信息的侵扰;29%的人认为,自己经常被人视作对他人健康和安全的威胁;约一半的人担心,亚裔孩子在重返校园时会因疫情被人欺凌;61%的受访者表示,自己调整了日常行为,以免发生冲突或其他不愉快的遭遇。同时,64%的人认为北美新闻媒体的报道导致了对加拿大华人的负面看法;有约80%的人说他们强烈感觉到华裔被认为是加拿大新冠病毒肺炎疫情的始作俑者。

Angus Reid研究所执行主任Shachi Kurl认为这是一个让人不安的数字。这说明不管你移民来加拿大5年、还是已经是华裔移民的第四代,只因为你长得是华人模样,别人就不接受你、就不认同你是加拿大人。

吴瑶瑶律师表示对于这次的调查结果并不惊讶。早在一月份,加拿大平权会等机构做的一次民调已经表明了这一点,有50%的受访者认为,在公共汽车上,坐在一个华裔或是亚裔身边是不安全的。她认为,加拿大社会对华裔以及其他少数族裔的系统性歧视由来已久,而新冠病毒爆发,把这种歧视更加放大了。

UBC历史学教授Henry Yu指出,加拿大存在针对华人的系统性种族歧视问题,但这一系统性种族歧视问题常常被淡化成是孤立的事件。

不久前,记者及两位朋友在公园晨跑时,遇到一对白人老夫妇在身后充满恶意的说了一句stupid。这是记者晨跑一年多,也是疫情以来第一次遭受莫名的侮辱。就算有人说这是个别(白)人的行为,而这行为的本身不排除种族歧视的色彩。记者在反击的同时突然间意识到,总理特鲁多及三级政府议员一直力挺华社不被污名化的重要性。

2月以来,无论是自由党的联邦政府还是保守党的安省政府,一直在为华社不因疫情遭受歧视而努力;然而无视歧视存在的却是华人本身,可能会让这群人大跌眼镜的是,英国智库战略对话研究所619日公布的一份报告显示,加拿大人活跃于6600多个发表白人至上、仇恨女性等极端言论的网页、账号和聊天群中,活跃程度甚至超过了英美用户。一些专家说,这是个需要引起警惕的现象。


释佳说,如果看到歧视行为,我们要说出来,无论是种族歧视、仇恨、还是暴力,要勇敢发声。她提醒我们种族主义有明目张胆的,但也有非常隐蔽的,一旦有机会,他们的偏见就会显现。

华裔应更多参与到司法系统

抗议示威从来不是华人擅长的平权方式,有人建议华人众筹为遭受皇家骑警暴力执法的BC省华裔女生聘请律师,从法律角度讨回公道。

更多参与到司法系统绝对可以改善司法体系中的隐形歧视。总理特鲁多曾强调,全国包括警察队伍在内的各个机构都存在系统性种族歧视问题。虽然有时候种族歧视举动可能是个人行为、可能是下意识的、可能危害性不是很大,但应该认识到过去几代人传承下来的制度并不总是能公平对待有少数族裔背景的民众。

加拿大联邦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Richard Wagner表示,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包括最高法院在内的各级法院应该反映出加拿大社会构成的变化;所有加拿大人都应该能够从司法系统看到自己的代表性,应该感到自己不是被司法体系排除在外的局外人。弱势群体的法官人数与法官总数相比,其比例仍然低于该群体占加拿大总人口的比例。

有华裔律师谈到加拿大的司法系统称,从程序意义上讲是公平的,但对华人移民来说,很难做到公平,究其根本还是受文化背景不同所限。参与到包括司法系统在内的社管管理体系中,才是改善华人社会状况的根本出路。

 


分享到
    • 1
    • 2
    • 3
    • 4
    • 5
    • 1
    • 2
    • 3
    • 4
    • 5
    • 1
    • 2
    • 3
    • 4
    • 5
  • 多伦多大学 - 经验访谈

  • Why Canada? 你为什么选择加拿大?

  • University of New Brunswick - ...

Copyright 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

          唐印科技 【京ICP备13048822号-20】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2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