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联邦保守党党魁角逐者的输赢分析
发布时间: 2020-08-28 10:21:24    来源:加中时报 文心        作者:   

联邦保守党党魁选举尘埃落定,原本呼声最高的麦凯(Peter MacKay)惜败,预测排名第二的奥图尔(Erin Otoole)在第一轮计票时落后于麦凯,但在第三轮反败为胜,成为新一届党魁。

保守党党魁候选人,从左到右依次为斯隆、麦凯、刘易斯、奥图尔

复杂的选举计票规则

保守党党魁选举实行的是排序复选制(ranked ballot)和选区积分制(points)结合的办法。每位党员选民在选票上将四名候选人按照自己支持的顺序进行排列。首轮计票将统计被所有选民列为第一人选的候选人票数,若其中排名最高者的积分超过了50%,则该候选人胜出;否则将进行第二轮计票,此时首轮计票中得票最低的候选人将被淘汰,而那些把被淘汰者列为首选对象的选民的第二选择将计入该候选人的得票。如此循环,直到领先者的票数积分超过50%

积分是根据各候选人在每个选区得到的票数比例计算出来的。全国338个选区,每个选区算100分,候选人在一个选区的得票数占该选区总票数的百分比就是其得分。比如某选区总计100人投票,候选人A得到60票,则得60分;若选区有1000票,则需要得到600票才能得到60分。全国所有选区的总分是33,800分,候选人的积分必须过半也即达到16,901分才能胜出。此规则目的在于保证胜出者在全国范围内得到的支持较为均衡,而不是凭借在人口密集的选区大受欢迎就能胜出。

这套计票规则也意味着当候选人之间并不存在实力悬殊的情况时,尤其是候选人无法确保自己在第一轮计票中就胜出或者至少得到45%以上的积分时,争取让其他对手的支持者将自己列为第二甚至第三选项就格外重要。

麦凯大意失荆州

此次竞选党魁的四名候选人中,麦凯在资历方面具有明显优势。他出生政治世家,父亲曾担任过联邦部长,母亲是英国贵族后裔。麦凯1997年就当选国会议员,多年从政经历令他在政界拥有丰富人脉。

2003年麦凯当选当时的联邦进步保守党党魁,同年底该党与哈珀(Stephen Harper)领导的加拿大联盟合并为保守党,哈珀担任党魁。2006年保守党击败自由党,哈珀出任总理,麦凯成为哈珀内阁的重要成员,历任司法、国防和外交部长。2015年联邦大选自由党获胜后,麦凯告别政坛,回到律所从业。但在保守党党魁希尔(Andrew Sheer)宣布将辞去党魁职务后,20201月麦凯宣布回归政坛角逐党魁之位。

麦凯从一开始就被多人看好。他在竞选期间筹集到310万加币捐款,远超其他选手,也印证了他的实力。然而不知麦凯及其竞选团队是否因此轻敌,抑或采取了以静制动等待对手犯错好让自己轻松胜出的策略,过去几个月中,麦凯因几度缺席不同机构举办的辩论会而招致微词。在一次麦凯接受CTV采访时,其竞选团队的媒体负责人因不满记者所提问题突然打断和终止采访,堪称低级事故。此外麦凯也因政纲中的一些含糊之处受到诟病。

麦凯一直被视为红色保守派的代表,因为人们普遍认为他在经济之外的其他领域与自由党立场更接近。而其他三名候选人里,斯隆(Derek Sloan)和刘易斯(Leslyn Lewis)都因在反堕胎等议题上的立场而被视为社会保守派。这让麦凯难以得到从这两人的支持者中分流出来的选票。首轮计票结束时,麦凯仅得到33.52%的积分,以微弱优势领先位居第二的奥图尔。而后者正是凭借竞选期间大力拉拢社保派的策略成功收获了斯隆与路易斯支持者的第23选项,从而后来居上。

缺乏王者光环的胜利者奥图尔

和麦凯相比,奥图尔的资历要黯淡许多


他高中毕业即入伍,在空军服役9年,退役后进入新斯科舍省Dalhousie大学的法学院深造,获得法律学位后回到安省从事公司法相关的职业。奥图尔最大的优势在于他是现任国会议员。从2012年起他当选杜伦区国会议员,一直连任至今。哈珀执政期间奥图尔曾短暂担任过退伍军人事务部长。2017年他参加保守党党魁竞选,但败给了希尔和伯尼耶(Maxim Bernier)。

这次竞选,奥图尔以“真蓝保守领导者”(True Blue Conservative Leadership)为口号,辅以激进的竞选纲领,力图争取中间及偏右党员的支持。但奥图尔此举受到麦凯和伯尼耶等人的质疑。麦凯曾在一次辩论会上挖苦奥图尔在碳税问题上首鼠两端;伯尼耶则直指奥图尔并非真正的保守党人,是个“戴了蓝色面具的清谈版自由党“(Liberal-lite)。

竞选期间,还曾发生过奥图尔与魁省保守党人的非公开线上会议视频被匿名者发送给加拿大广播公司的事件。在该视频中,奥图尔向参会者表示他对自由党政府推出的性别转换疗法禁止令和安乐死法案感到担忧,并以会支持社会保守价值为由请求参会者将自己列为选票上的第二选项。媒体报道此事后,奥图尔用法语发了几条推特,声明加拿大不应容许性别转换疗法的存在,以及保守党大家庭也欢迎LGBTQ人士等等。

此视频的泄露亦促成奥图尔竞选团队报案,声称麦凯竞选团队盗取了他们的机密文件。但经过警方调查,下载文件的是阿省国会议员麦克林(Greg McLean)办公室的一名实习生,麦克林是奥图尔的支持者。该实习生下载文件后曾联系麦凯竞选团队的一位经理,向对方表示可提供这些文件,但被后者谢绝。该实习生被迅速开除,此事也不了了之。

在几场辩论会中,奥图尔的表现较为逊色。不过选举结果出炉当晚奥图尔的当选演说情理并重,为他赢得不少赞许,算是他此番竞选中少有的亮点。也许正因奥图尔缺乏王者光环,他胜出后并没有如同一般情况下应当的那样成为主流媒体聚焦的对象,媒体争先恐后报道的反而是排名第三的刘易斯。


刘易斯--造王者抑或未来女王

因前文所述选票中第二、三项候选人对有望夺魁者的意义,加之刘易斯展示出的潜力,此前许多媒体曾以“造王者“(King Maker)称呼她。但刘易斯对这个称号无感,早先她曾接受SAUGA 960电台采访,当主持人问她对此称号有何感想时,这位学霸出身拥有一长串名校学位的博士律师快人快语道:“我会成为女王的。”


刘易斯在四位候选人中资历最浅,也是唯一一位没有当选过国会议员的候选人。但作为四人中唯一的黑人、女性和第一代移民,她的参选本身就非比寻常。刘易斯也是继布朗(Rosemary Brown)之后加拿大第二位角逐主要党派党魁的黑人女性,而布朗竞选NDP党魁已是45年前的事。

但刘易斯并不是凭肤色性别这些表面的东西吸引到媒体和政界目光的。早在竞选初期,她在募集捐款和辩论会上的亮眼表现就已令观察家们意识到,这是一位黑马式的人物,其潜力不容小觑。首场候选人辩论会中,刘易斯以清晰的逻辑、理性的阐述和优秀的表达能力给人留下深刻印象,麦克林杂志的一篇文章对她大加褒扬。后来的辩论会中甚至出现其他候选人为避免言多必失,竞相采取“我赞同刘易斯的说法“这种保险策略。大有只要跟刘易斯保持一致就能为自己加分的态势。

所以尽管新手刘易斯面临麦凯和奥图尔这样老资格的强劲对手,评论人士依然高度看好她,因为无论最终结局如何,刘易斯的表现都已为她开创广阔天地。离选举结果揭晓还有一周时,《星报》刊登了一篇以《刘易斯已然是保守党党魁角逐中的赢家》为标题的文章,高度称赞她几乎一夜间从无名小辈到抢眼选手的突出表现。

饶是如此,刘易斯的最终战绩还是让很多人大呼意外:第二轮计票结束时,刘易斯获得的总票数达到60,316票,分别超出奥图尔和麦凯3千多及6千多票,只不过因她的得票在选区中的分布较为集中,所以积分落后于奥图尔和麦凯,但她与排在首位的奥图尔之间的差距也仅只是5%左右。如此辉煌的成绩实属奇迹,刘易斯的个人号召力可见一斑。《环球邮报》一篇评论文章的作者直接向奥图尔喊话,要后者给刘易斯在党内安排重要职务。

但刘易斯显然不会止步于此。选举结果揭晓的第二天她就向媒体表示将会参加下一次党魁竞选。我们不妨拭目以待,看刘易斯未来是否真的能够成为创造历史的女王。

 


分享到
    • 1
    • 2
    • 3
    • 4
    • 5
    • 1
    • 2
    • 3
    • 4
    • 5
    • 1
    • 2
    • 3
    • 4
    • 5
  • 多伦多大学 - 经验访谈

  • Why Canada? 你为什么选择加拿大?

  • University of New Brunswick - ...

Copyright 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

          唐印科技 【京ICP备13048822号-20】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2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