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疫情二次爆发,政府依旧手忙脚乱
发布时间: 2020-10-22 12:38:12    来源:本报记者渊默        作者:   

1015日,华人比例极高的约克区新报127例新冠确诊病例,这也是数月来约克区上报的最高数字。

早在九月初,看到中小学开学之际呈现出的无序状态,华人就料到疫情必定再次爆发。政府一再告诫省民,经过半年还没有控制住的疫情,到了秋冬流感季会更加难以控制,出人意料的是,疫情真的来了,毫无准备的似乎正是政府本身,跟春天一样,依旧手忙脚乱。

安省副卫生官Barbara Yaffe博士于1014日证实,她和她的同事们将在未来几天内召开会议,对安省各地区的疫情形势进行分析和探讨。届时会综合考虑安省所有地区的新冠数据,然后再决定是否需要将其退回第二阶段限制。而在所有仍处在第三阶段的地区中,约克区和汉密尔顿则是目前重点监测地区。

如果重回第二阶段, 餐馆、酒吧、夜总会和美食广场的室内餐饮服务;电影院、赌场、游戏厅等游戏娱乐场所;室内健身房和体育馆,表演艺术中心和比赛活动的观众区;博物馆、美术馆、动物园等都将关闭。聚集人数也将降到室内10人以内,室外25人以内。限制政策一旦生效,将强制执行至少28天。

此前一周,多伦多、渥太华和皮尔区已经由于确诊病例每日递增率先退回第二阶段。

所谓第二阶段,是今年春天新冠病毒疫情爆发时,省府为抑制病毒传播而采取的经济封锁手段。经济封锁,顾名思义,它对经济发展的杀伤力很大。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6月公布的一份报告说,新冠病毒肺炎造成的全球经济衰退是近百年来最严重的一次。其中加拿大的经济损失尤为惨重,如果新冠病毒在秋天卷土重来的话,加拿大的经济下滑可能达到9.4%7月联邦政府的发布的预算赤字更是高达到3,432亿加元,为二战以来最大赤字规模,原因在于为了抗击疫情而实施创纪录规模的紧急援助支出。

面对第二波疫情,政府似乎并未吸取经验

付出这么大的经济代价,不仅没有遏制住病毒,来势汹汹的第二波更超出第一波的威力,9月开学季的慌乱尚未结束,病毒就攻破校门,全省400多所学校爆发疫情,过千人确诊,多所学校关闭。另据一项最新民意调查显示,五分二加拿大人表示,疫情期间个人经济状况恶化。专家更表示,短期内不会出现经济复苏。

但年初同样采用封城策略的中国,在全民一致抗疫行动下,基本全面“闷死”病毒,在刚刚过去的“十一”国庆假期,约六亿中国人出门旅游。中国虽然封城时付出的代价惨重,但是经济回暖也同样迅速,是目前疫情下经济增长速度最快的大国。

春天的时候,加拿大被WHO列为疫情控制比较出色的国家之一,尽管加拿大本可能会做的更好。首席卫生官谭咏诗对口罩作用摇摆不定的态度;联邦政府对边境政策潦草的执行力度;医疗物资储备的严重不足;以及养老院、长期护理院等地管理的混乱,都成为疫情肆虐的催化剂。

如果说,第一次面对疫情,全球都因经验不足而被病毒打得措不及防的话,那么,面对第二波病毒,政府依然手忙脚乱,就难免让省民失望了。

安省首席医疗官威廉斯医生表示:第二波疫情较之前疫情更加严峻,除了在老年人等脆弱人群中再次复发外,愈来愈多年轻人正成为染疫主体。

安省病人仲裁办公室(Ontario's Patient OmbudsmanOPO)近日公布的调查报告指,许多安老院管理依旧混乱,没有严格执行政府的防疫规定、住院老人及其家庭缺乏指导和沟通、无法取得防疫医疗资源和服务,随时面临感染疫情的风险。报告又特别列举了几个吹哨人的投诉,有的安老院在爆发疫情下,仍要求员工继续工作,有安老院染疫老人与未感染院友共同生活,没有进行隔离,还有些安老院允许护理人员同时服务爆发疫情区域和没有爆发的区域,带来疫情传播风险。

春天就发现的问题,秋天依然没有改善,这很“加拿大”。养老院问题如此,其他问题亦如是。

春天时,由于政府的观望态度和犹犹豫豫的拖拉作风,直到疫情大规模爆发,才采取封锁措施;到了秋天,专家还是表示,政府的抗疫措施来得太迟了。

ETIO Public Health Partners合伙人和流行病学家Nitin Mohan医生警告说:「我认为我们为时已晚两到四个星期。」

西乃山医疗系统(Sinai Health)老年医学卫生总监Samir Sinha医生补充说:「坦白说,即使延迟一周,也将导致不必要的病例和死亡。」

导致这种措施延迟的很大原因当然跟经济相关。在加拿大不能彻底封城,固然跟国民“自由”的文化背景有关,更多的原因还是政府出于对经济发展的考量。

联邦政府半年来除了花式撒钱,根本没看到什么强有力的经济复苏手段;更搞笑的是,期间总理特鲁多还爆出丑闻,撤掉了财政部长,关闭国会一月有余;省府最初总体来说各项措施还算得体,但放松大意的态度也随之流出,省长福特更被人拍到不戴口罩参加婚礼聚会的照片。待到9月,省府在继续经济封锁态度上的犹疑,令确诊数字一路飙升。

强制隔离还是群体免疫?

多伦多法律界资深人士Yan律师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关于加拿大的抗疫我称之为骑墙式抗疫。

第一,控制程度:目前联邦是由各个省自行决定控制措施,除掉PEI等个别非常严格的省份(PEI严格控制省外进入岛内的访客),大部分省份都是限制商业聚集和大规模家庭聚集,但省内外的流动和省内小规模流动并没有受到限制,致使疫情从来没有降低到可以被控制住的程度。

第二,医疗措施:目前加拿大采取的隔离措施以居家为主,收治为辅的方式,这种方式本意是好的,保证医疗体系的正常运转,问题是居家部分的监控力度包括入境人员的强制隔离的监控力度都是严重不足,目前安省采用的一周一到两次的电话或者邮件监督,可想而知那些故意违反禁令的人大有漏洞可钻。

第三,也是最为吊诡的是经济支持:按照目前已经持续7个月且没有尽头的个人补贴措施,比如CERB,CESBCRB等,每人可以轻松每个月拿到2千刀,无需支付办公费用,午餐费用,交通费用和任何劳动,相比目前安省的最低劳动力,拿到每小时15元的工资,每周工作30个小时以上才拿到每月2500元左右,请问你会怎样选择?

综合以上各方面可以看出,加拿大的抗疫现状为人身自由不控制,餐饮零售被打垮,不用复工有钱拿。整个措施既没有东亚式果断干脆一键清零的勇气,也没有欧美式顺其自然保护经济的淡定,新增案例居高不下,经济复苏遥遥无期,财政决堤寅吃卯粮,后疫情时代何去何从呢?

加拿大纪念大学医学系公共卫生专家王培忠教授表示,面对第二波疫情,政府体现出来的各项反应都说明还是对病毒掉以轻心,准备不足。然而对于中国式的强制封锁或部分欧美国家的“群体免疫”王教授也并不完全认同,他表示,抗击疫情的方式是根据各国家的国情而制定,中国封城方式在加拿大根本没有办法做到。整个加拿大无法承担这种方式所带来的冲击。此外,以个人观点来看,现在中国的疫情也并没有完全控制,局部地区疫情时有发生,入冬之后潜在爆发的风险很大。

而一些欧美国家对疫情放开,所谓群体免疫的办法也是不可取的。现如今加拿大死亡人数是近1万人,如果过一开始政府就放任不管,那么这个数字将会是双倍。另外,群体免疫将会对医疗系统的承受力造成更大的冲击。公共卫生的职能是避免或降低死亡人数,如果做群体免疫,那公共卫生就没有什么存在的意义了。根据数据来看,瑞典的新冠死亡人数是要比邻国高出很多的。

既不能学中国强制封锁又不能像欧粥某些国家全面放开,加拿大似乎走在了抗疫的十字路口,不仅加拿大如此,还有很多欧洲国家面临同样的困境。俄罗斯刚确认一日内有近14,000人确诊,死亡244人的新纪录。但当局表示,他们不打算在全国实施封锁。

疫情反扑,经济后继乏力,2020年的冬天,如果大家继续对病毒掉以轻心,那最终被拖垮的只能是人类本身了。

 

1010日,多伦多市中心依旧出现不戴口罩的反经济封锁游行抗议活动

 


分享到
    • 1
    • 2
    • 3
    • 4
    • 5
    • 1
    • 2
    • 3
    • 4
    • 5
    • 1
    • 2
    • 3
    • 4
    • 5
  • 多伦多大学 - 经验访谈

  • Why Canada? 你为什么选择加拿大?

  • University of New Brunswick - ...

Copyright 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

          唐印科技 【京ICP备13048822号-20】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2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