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幽默才是最高级的武器
发布时间: 2020-10-30 14:01:10    来源:青一        作者:   

近年来,中国外交官的言论在各国引发不少争议甚至抗议,数位驻外大使先后被驻在国政府召见要求解释其本人或其他有关人员的言论,在一些国家甚至被反对党领袖要求道歉甚至驱逐等等。“战狼外交”成为西方媒体中频频出现并被指责的中国外交代名词。与此同时,世界知名民调和智库机构今年10月发布的调查报告显示,过去一年多, 美、英等十二个西方国家和日、韩两个亚洲国家的民众对中国好感度剧烈下滑,创下历史新低。 




美、加、瑞典、丹麦、英国、荷、比利时、德、法、西班牙、意大利以及日本、澳大利亚和韩国民众对中国好感民调结果示意图,蓝色为非好感所占比例,黄绿色为好感所占比例。来源:皮尤研究中心网站

这其中固然有国际形势变化和西方国家对华策略趋势造成的不利因素,令中国外交面临的挑战日益严峻。但抛开政治因素,一些外交官的部分言论的确有可檢討之处。这些言论忽略了与西方受众交流中应当注意的语言和文化因素,造成理解上的差异,导致受众的反感和反弹。本文就以近期中国驻加外交官引发热议的一句话为例,探讨如何用受众听得懂和能接受的语言进行交流,从而达到增进理解、避免矛盾升级的目的。

驻加大使言论引发争议

10月15日中国驻加拿大大使丛培武举行线上媒体会,用英文回答国际媒体关注的问题。在回答加拿大《环球邮报》(The Globe and Mail)记者关于加拿大批准来自香港的难民申请问题时,丛大使的答复引发轩然大波,成为随后连续多日加国媒体的报道主题。 




丛培武大使在视频媒体会上(图片来源:中国驻加拿大使馆网站)

加方普遍认为丛大使是以居住在香港的30万加籍侨民为砝码向加国发出隐晦威胁,要求加方停止给逃亡港人提供庇护。特鲁多总理、方慧兰副总理和商鹏飞外长都先后指出丛大使此番言论不当,保守党党领和一些媒体更要求丛大使道歉。但中国外交部否认丛大使有威胁之意,并归咎于加方的曲解。为何双方对同一句英文话语的理解会有如此分歧?抛开两国在涉港问题立场上的尖锐对立因素不谈,这番话的误读背后有很多被忽略的语言和文化因素。

根据中国驻加使馆网站上的实录,丛大使原话及其官方中文版本如下:

So if the Canadian side really cares about the stability and prosperity in Hong Kong, and really cares about the good health and safety of those 300,000 Canadian passport holders in Hong Kong, and the large number of Canadian companies operating in Hong Kong SAR, you should support those efforts to fight violent crimes, those efforts to make sure that the one country two systems more steadily and comprehensively implemented in Hong Kong.
如果加方真正关心香港的繁荣与稳定,真正关心在港30万加拿大护照持有者的健康与安全以及大量在港营商的加企业,加方就应该支持中方打击暴恐活动的努力。


同句话不同解读背后的语言文化因素

笔者从英文报道中读到这段话时曾与加国本地人探讨,所有人的印象均是这句话非常强势和严厉,而且“good health and safety”(健康与安全)在这里显得很突兀,从语言逻辑上讲很难理解为何要特别使用这两个词。加上如今疫情的大背景,让人有不好的联想。

从翻译角度讲,good health and safety这个短语的确与中文的“健康安全”相对应。但相比英文而言,中文是一种诗性的语言,中文里的很多表达都属于抽象化、泛泛而谈的“虚”词,并没有特别明确具体的指向。“健康安全”在中国人听起来就跟“万事如意”等惯用语一样空泛平常,少有人在听到这些词的时候会把它立即具象化——比如把“万事如意”真的理解为“一万件事情都满意”。

但英文不一样,英文中的good health 和 safety这两个词要比中文具象化得多。当英文听众听到这个词组的时候会引发很具体的感受和联想,再结合上下文语境更会认为这个词组的出现是在暗示将会出现人为的对(加籍港人)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不利的行为。不过即使笔者提出用更笼统抽象的词汇如“ well-being”(福祉)、“happiness”(幸福)来替换上述短语或者直接去掉那个短语,这句话在英文母语者听来仍然是威胁。

语气是决定沟通效果的要素

这是因为从语气看,这句话属于将自我主观感受强加给对方的句式,这种表达方式容易形成无任何缓冲余地,适用于需要立决高下的辩论,但在以争取对方理解和达成共识为目的的交流谈判中则不太合适,尤其是当双方对一些前提条件还存在巨大分歧时。

举个也许不太恰当的例子:一对情侣中的女方生了病,希望男方陪伴照料,而男方恰逢工作有特别重要的事项需要处理,难以抽身,在双方对各类事项的优先缓急顺序还未达成共识时,女方若说出“如果你真的爱我关心我,就应该来陪我而不是去做别的事”这种话,会让男方觉得其是在逼迫自己做出本不希望做的选择,换言之,会让男方觉得女方是在以爱的名义要挟自己,很容易导致双方矛盾激化。

倘若换一种表达方式,虽不能消除加中双方在涉港问题上的立场分歧,但至少不至于激起反弹和激化矛盾。比如也许可以用换位思考的方式指出,若有在加国制造了暴力犯罪活动的人员到中国寻求庇护,中国政府定会谨慎行事,对加政府的要求和未来双方关系走向都给予充分考虑,所以同理也希望加方给予更加全面慎重的考虑。

相信丛大使举办媒体会的初衷是增进中加两国的相互理解而非激怒加方。丛大使溫文儒雅,在中加关系从火热跌至冰点之际临危受命,上任以来努力通过各种渠道寻求两国的相互理解。此次媒体会上,亦表达出对中加在贸易等方面继续合作互惠互利的良好愿望。这句语气欠佳的回复,也许是一时疏忽,也可能是因多次解释中方原则但却得不到理解而有所愤懑。丛大使为方便双方沟通,是以驻在国的通行语言而非自己的母语直接和记者交流,是善意的做法。身为海外华人,笔者写此文的目的絕非指责,只是希望将个人观感和心得与读者分享,但愿能对进行跨文化沟通的人员有所启发。

比语言更重要的是共情力和幽默感

语言和文化学习是一项终生的课程,如何用第二语言与他人沟通,永远没有最好的版本,只有更好的版本。但有时候,比语言更重要的是共情力和幽默感。笔者曾偶然读到过一篇中国老一辈资深外交官夏道生的访谈报道。夏老于上世纪80年代在中国驻加拿大使馆工作,后来担任過中国驻比利时大使兼驻欧共体使团团长。访谈中夏老讲述自己初到比利时上任时的一件小事。

那是1990年,西方国家因此前一年中国发生的政治风波正对中国进行制裁,中欧关系处于低谷。在出席一场活动时夏大使感受到当地人员的冷淡。比利时当地通行的语言是法语和弗莱芒语,而夏老是学英语的。他上台发言时,首先来了一段自嘲。他说:“我之所以选择说英语,不是因为我的英语说得好,而是因为如果我说中文,你们更听不懂。” 




中国资深外交官夏道生(图片源自网络)

这番自嘲式的开场白不但令会场气氛从严肃冷淡变得活跃起来,也引发不少与会人员的共鸣。接下来夏老很自然地引出了他的论点:中国和比利时两国差异巨大,但世界正因多样才丰富不单调。夏老回忆说,当时他这番话的潜台词是:各个国家国情不一样,欧洲国家不应强求中国和他们一致,否则就要制裁中国。虽然也许不是每个听者都能悟出这番潜台词,但夏老的沟通方式拉近了与听众的距离,为双方关系的改善开了个好头。

西方国家的媒体往往非常尖锐,甚至会提一些刁钻或带有偏见的问题。但高明的沟通者不会选择在口舌之争中逞强,甚至陷入与对方相互指责的囧境。比起横眉怒斥乃至诉诸阴谋论去攻击对方,幽默才是最高级的武器。它能将剑拔弩张的气氛化为轻松愉快,巧妙化解语言冲突的同时亦赢得对手和观众的尊重。多年前罗纳德·里根(Ronald Reagan)在美国总统选举辩论会上对于其年龄问题的回复,堪称应对尖锐问题的经典范本。文章最后,让我们来回顾一下这位史上極受欢迎的美国总统当年与“出言不善”的辩论会主持人之间的精彩问答。 



美国前总统里根(图片源自网络)

主持人特里惠特(Trewhitt):您已堪称史上年纪最大的总统候选人,您的团队成员透露您上次和蒙代尔(Mondale)先生交锋后疲惫不堪。我记得在古巴导弹危机期间,肯尼迪总统曾连续数天几乎不眠不休,若您将面临类似局面,在您心里对自己能否应对是否有一丝疑虑?

里根:完全没有。而且,特里惠特先生,我想告诉您,我不会让年龄成为这场竞选的议题,我也不会为了达到政治目的而利用年龄这个话题攻击我的对手太年轻和没经验。




分享到
    • 1
    • 2
    • 3
    • 4
    • 5
    • 1
    • 2
    • 3
    • 4
    • 5
    • 1
    • 2
    • 3
    • 4
    • 5
  • 多伦多大学 - 经验访谈

  • Why Canada? 你为什么选择加拿大?

  • University of New Brunswick - ...

Copyright 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

          唐印科技 【京ICP备13048822号-20】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2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