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谁为议员的阳光假期埋单?
发布时间: 2021-01-08 10:13:59    来源:渊默        作者:   

本以为黑暗尽头是曙光,熬过黑暗的2020年,一定会迎来光明。不曾想进入2021年,安省新冠病毒肺炎确诊数字保持在日增3,000例以上的高位。

根据市场调查公司莱格公司 Léger1 4 日发布的最新调查,在圣诞新年期间,有接近一半的加拿大人承认去探望了亲友。传染病专家查克拉巴蒂(Sumon Chakrabarti)说,圣诞期间许多家庭违规团聚,然后又庆祝新年。因此,1月份将是医疗系统面临的糟糕时期。另外一位传染病医生波格(Isaac Bogoch)说,目前的新增病例数字已经很可怕,未来几周的病例或将更多。目前全国累计确诊病例已经超过60万,死亡人数16千多人。

为遏制病毒传播,省府在去年1226日叫停所有非必需商业运作,联邦政府更号召国民尽可能留在家里,不聚会,不做不必要出行。

新年后连续阴天飘雪,如同在疫情的阴霾中,不见一丝阳光。然而,看不见阳光的只有规矩听话的普通百姓,有些人照样飞去阳光普照的加勒比海,在阳光下享受“葡萄美酒夜光杯”。打开脸书甚至看到有前议员在享受过哥斯达黎加的阳光假期后甚至表示回来不想居家隔离的帖子。

前议员算什么,现任议员也有人照样出门度假,对他们而言,所谓的居家隔离政策不过是议会开会的时候,他们替我们这些普通百姓做出的决定。

三级政府议员非必要出行名单被披露

14日,主流媒体贴出了长长的“非必要出行”的现任议员名单。其中联邦层面的政府官员有:

Niki Ashton,联邦新民主党国会议员,在前往希腊探望重病的祖母后,被剥夺内阁评论员职务;Kamal Khera,来自Brampton的自由党国会议员表示,她在叔叔死后前往美国西雅图参加追悼会,为此她将辞去国际发展部长议会秘书一职;Don Plett圣诞节后不久,这位参议院的保守党领导人亲自去了墨西哥。David Sweet,保守党国会议员,在假期前往美国后辞去了下议院道德委员会主席的职务;Samer Zuberi国会议员,他前往美国 达拉瓦州探望妻子患病的祖父,他承认这次旅行是“判断错误”,他为此辞去委员会职务。

此外还有阿尔伯塔省的6位省议员、魁北克的2位省议员、萨省1位议员也在名单之列。其中多位是旅游度假,至少有2人选择了温暖的夏威夷。

我们安省高居榜单的是财政厅长菲利普斯(Rod Phillips)。最先发现他在度假的是自由党的省议员,因为在一次视频会议的时候,菲利普斯背后传来海浪声。


据悉,菲利普斯1213日前往加勒比海,因离境度假被揭1231日不得不中断阳光假期,于元旦匆忙返回多伦多,当天中午向公众道歉并宣布辞职。搞笑的是在菲利普斯出游期间,他的办公室还发布了他坐在姜饼屋旁,感谢医护人员在医院奋战,还声称「我们都在今年的圣诞节做出了牺牲」的推文。

菲利普斯虽然辞去财政厅长职务,似乎仍未能平息民忿。13日便有人发现其位于Ajax的省议员办公室横匾上张贴了一张写有「现在就辞职」的黄色告示,不满他继续留任省议员职位。

最生气的还属医护人员。许多人在工作岗位上度过了圣诞和新年,同时为疫情加剧忧心忡忡。魁北克省重症监护室医生布瓦克莱尔(Amélie Boisclair)在脸书上登出几张照片,给人们看她因长时间戴N95口罩而遍布红斑的脸。她愤怒地写道,她和同事们已经在疲惫和压力的煎熬中奋力工作了十个月,抢救患者的同时也担心自己病倒。她问,“猜猜看谁需要休假?”

学者认为,大封锁举措对遏制病毒将起到相当作用,关键是政客要带头遵守。节日期间不少政客相继出国旅行,是给公众发出了「错误信息」。

疫情以来出入境管理始终“保持”混乱

疫情爆发以后,民众早已被朝令夕改的政策搞得疲惫不堪;先有摇摆不定的口罩政策,联邦首席卫生官谭咏诗从发布口罩无用论,到建议男女“羞羞”的时候戴口罩,让民众觉得所谓的专业建议那么幼稚可笑;后有不明确的紧急救助补贴CERB申请条件,有媒体披露税务局关于申请者的“净收入”一项是在开放申请之后修改的。新年前一边是税务局向不符合资格的申请者追款,另一边总理喊话“好好过年,先不急还款”。

跟东方世界相比,西方国家今次抗疫普遍表现得混乱、毫无章法,尤其在出入境管理方面。

去年3月加拿大实行了边境限制,根据The Canadian Press 10月发布的数据,仅 3月到10月有超过460万人入境加拿大,其中多达350万人被豁免14天强制隔离,只有110万入境旅客被要求隔离,而在这其中,还有25万人没有这么做。坊间多人反应,入境多伦多后根本没有边境管理人员对入境者进行登记,下了飞机便可长驱直入,毫无障碍进入大多伦多各居民社区。

直到1121日,联邦政府才要求入境者在手机app或在线网站ArriveCan上提交个人信息,便于健康机构能够及时联系旅行者和跟踪情况。今年17日,入境加拿大被要求提供72小时内的核算检测阴性证明。

加拿大全国航空公司委员会(National Airlines Council of CanadaNACC)主席麦克纳尼(Mike McNaney)表示,运输部尚未提供被认可的外国机构测试名单,也没有解释航空公司员工应如何判定测试证书是否有效。航空业的业务操作和职责都是要根据临时指引来制定的 。他说非常担心将会出现的混乱和实施过程中的脱节。这一切本来是可以避免的。

这一新规定要求到达加拿大后无论检测结果如何,乘客要隔离14天。然而政府有一项为隔离者提供的1千加元的补贴(CRSB)。负责发放这项补贴的联邦就业部说,这是为了帮助那些不能享受带薪病假的员工,让他们不至于因隔离而陷入经济困境。申请隔离补助的条件包括:因确诊新冠病毒或接触过确诊者等其他因疫情造成的原因需要隔离,缺勤至少达到原工作时间的一半,雇主不提供带薪隔离假,以及没有同时领取其他疫情补助,等等。

但是负责制定这项政策的官员没想到的是,有些人在圣诞和新年期间出国度假,回来后需要隔离,他们也可以申请这项补助。所以一个在墨西哥或古巴的海滩上度过圣诞节和新年的人,只要年满15岁,有加拿大社会保险卡,确实没有任何规定阻止他回来后申请隔离补助。

这让许多人感到不满:他们既然有钱出国度假,肯定不会需要靠补助才能吃上饭吧?

总理特鲁多表示,联邦政府将改变1,000CRSB的领取资格,出国旅行的人无法获得该笔补助金。但是这项修改会不会来的太晚?会不会让未来申请隔离补助的人手续繁复,而没有让那些圣诞假期出游的人得到惩罚?

谁又不是忍受着与亲人的别离单独生活?

有人辩称,有的议员出国不是去避寒度假,而是去见生命垂危的亲人。加拿大有数百万来自世界各国的移民,很多人因疫情无法与患病或垂危家人相见,更有人出于责任感克制自己不去见他们的亲人,跟这些普通人相比,选择出国探亲的议员的理由是否苍白无力?谁又不是忍受着与亲人的别离单独生活的?

疫情之下,没有世外桃源,出门旅游不是把病毒散出去,就是把病毒带回来。政府官员带头出门度假,让守法抗疫的民众情何以堪?有些人表示议员也是有七情六欲的普通人,但当他们决定参选那天起就应该知道他们早已不普通,这些人不论是必要还是不必要的出行,付出的代价都要由全加拿大人,甚至全世界来承担。当加拿大逐渐沦为“疫区”的时候,没有一个人能保证“独善其身”,而那些在“疫情”中穿梭的人,必须为自己的行为埋单。

 


分享到
    • 1
    • 2
    • 3
    • 4
    • 5
    • 1
    • 2
    • 3
    • 4
    • 5
    • 1
    • 2
    • 3
    • 4
    • 5
  • 多伦多大学 - 经验访谈

  • Why Canada? 你为什么选择加拿大?

  • University of New Brunswick - ...

Copyright 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

          唐印科技 【京ICP备13048822号-20】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2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