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是谁推高了加拿大的新冠确诊数字?
发布时间: 2021-01-15 21:36:20    来源:渊默        作者:   

C OVID-19病毒肆虐,安省每日新报3,000余例,全省累计超过22万,安省省长福特112日宣布全省进入紧急状态,请省民没事别出门,尽量留在家里。

这项新的居家封锁禁令从114日(周四)凌晨12:01开始生效,要求所有人都必须留在家中,但出于基本目的(例如去杂货店或药房,获得医疗保健服务,锻炼身体,或进行基本工作)除外。

所有非必需的零售商店,包括五金店,酒类零售商以及提供路边取货或送货的商店,必须不早于上午7点且不得晚于下午8点营业。限制营业时间不适用于主要销售食品的商店,药房,加油站,便利店、外卖店。

封禁措施还包括:户外聚会的人数限制从10人减少到5人;必须在允许开放的工作场所室内佩戴口罩或遮盖脸部;进一步限制非必要的建筑施工,不过必要建筑工程可以继续,例如医疗保健工程及重要的基础设施建设工程。

多伦多,皮尔地区,约克地区,汉密尔顿和温莎-埃塞克斯郡的学校至少要到210日才会恢复亲自授课。同时要求1-3年级学生强制佩戴口罩。当在户外无法保持社交距离时,也需要佩戴口罩。学龄前儿童托儿中心将继续开放。但对于到校上课已经暂停的地区,学龄前儿童的托儿服务也暂停。


福特说,安省的所有企业都必须确保任何可以在家工作的员工都能做到这一点。省府向所有执法人员提供执法权,包括安省警察局(OPP),地方警察,政府官员和工作场所检查员,允许这些执法人员向不遵守这些命令的人开具罚单和罚款。

对于违反居家令的个人或群体,每人罚款$750 。情节严重者,如果被定罪,罚单金额将高达$10万加币,情节严重的个人还将面临一年的有期徒刑,企业最高可罚$1000 万加币。

指令不明确,执法单位开怼!

居家令刚出,多伦多紧急应变中心主管兼消防总长佩格(Matthew Pegg)就指出,在市府有机会对相关的规例进行重审之前,执法团队将不会采取任何执法行动。

他说,多市政府就省府颁布的「居家令」进行执法的团队是由多伦多警队、市政附例执法人员和多伦多公共卫生局的卫生督察组成的,市府现正就「居家令」的相关问题以及执法的细节寻求省府做出澄清,以了解如何协调做出应对和采取执法行动。一旦省府做出了澄清,市府将在属下网站公布更新后的信息。

在被问及对于那些离家上班的人士有何建议时,佩格回答说,为了能够适当地执法,需要先看到规例的技术性条文,而在专业人士对规例进行重审之前,他不知道答案。

多伦多市长庄德利也强调说:「留在家中」是一个挽救生命的讯息。他正就一些问题寻求省府的澄清,包括市府的户外溜冰场是否遵守了新的规例。

自去年3月中省府第一次宣布进入紧急状态,颁布多项与疫情相关的禁制令后,省民就一直反应联邦与省府两级政府协调工作不善,颁布的很多法令都无人也无力度执行。更有市一级政府官员指联邦与省府互相踢皮球。

多伦多市长庄德利表示,政府的防疫指引就算制订得再详尽和严格,如果大家不遵守,也是毫无用处。有的时候政府颁布的虽然是法令,但因为没有那么多人力执法,所以只能靠大家的自觉。

加拿大边境防疫是世界上最严格的国家之一?

公共安全事务部长布莱尔宣布113日宣布,加拿大与美国关闭陆路关口的防疫措施将延长到至少221日;只有保持物流通畅的货柜车和两国间必须的人员交通可以例外。入境加拿大后,所有国际旅行者必须自我隔离14天。何时取消关闭加美边境关口的措施将视COVID-19病毒肺炎疫情而定。

布莱尔的发言人Mary-Liz Power指出,在COVID-19病毒肺炎疫情下,加拿大的边境防疫控制措施是世界上最严格的国家中的一个。

现实啪啪打脸。美加边境的限制措施漏洞百出。虽然加拿大曾经一度禁止其他国家访客入境,但始终允许加拿大永久居民和公民回国入境;即便美加陆路边境关闭,但是飞行还是允许的。加拿大人可以飞去美国然后飞回加拿大;拥有加美两国双重国籍的人,更可以随意穿越两个边境线

虽然加美两国达成协议,暂时关闭两国边境,限制非必要旅行,但是近一年来始终对商业交通和过境工作的必要人员保持开放,而且这些必要工作人员无需自我隔离14天,甚至没有上报行程。

作为人道国家,去年68日开始政府允许加拿大公民和永久居民的直系亲属入境加拿大,无论陆路还是航空,但涉事紧急、特批入境者可被批准减免14天的隔离要求,比如亲友身患绝症、重伤或死亡。

传染病专家、多伦多大学医学院教授Colin Furness曾指出,政府可以豁免入境者自我隔离14天的防疫限制条件,但应该掌控他们进入加拿大后的行踪,以便在发现他们感染COVID-19病毒的情况下采取有效的阻断病毒传播的防疫措施。但显然政府监管部门没有做到。

边境服务局CBSA提供的数据显示,加拿大和美国从3月底到11月上旬互相对非必要旅行者关闭陆路边境的时间里,有至少530万人次进入加拿大的入境者被豁免了自我隔离14天的防疫限制条件,占了从美国进入加拿大的650万入境者数量的至少80%

108日起,加拿大公民和永久居民的大家庭成员都可以来加拿大。大家庭成员包括:加拿大公民或永久居民的子女(包括成年子女和领养子女)、孙子、兄弟姐妹、祖父母以及交往一年以上的恋人。虽然加国政府已要求所有入境旅客自我隔离,甚至实施强制隔离;也要求边境工作人员收集入境旅客的联络信息,以便跟进监督。违法者可能被处以高达75万加元的罚款或半年监禁。但许多从境外返回加拿大的人反应,机场管理十分混乱,完全可以“长驱直入”。

两级政府相互推诿指责

910日,安省省长福特在新闻发布会上对联邦政府的防疫隔离政策进行了批评。

据媒体报道,即便是在去年疫情最严重的时期,也有上万名美国人入境加拿大,入境的美国人并没有执行自我隔离14天的法规。按照加拿大的法律,外国人入境是联邦政府机构——加拿大边境服务管理局负责。因此,福特省长指责联邦政府没有管好那些入境之后应该按照防疫隔离法规进行自我隔离的人。并将安省确诊病例数大增归咎于这一漏洞。

针对福特的言论,联邦卫生和公共安全部门也作出回应,重申已经采取了措施,包括处罚那些不遵守14天强制隔离令的旅客。

但随着英国变异病毒在社区的传播,间接证实了边境管理的混乱。

政府官员带头出境旅游惹民愤

省长福特说:“最新的建模数据表明,安大略正处于危机之中,按照目前的趋势,我们的医院重症监护病房将在短短的几周内不堪重负,后果不堪设想。”

病毒固然狡猾难防,但人类不负责任的私心是传播病毒的重要途径。从去年春天到现在,安省经济封锁已经有十个月了,十个月来各种非必要聚集性活动从未间断,休假旅游、圣诞购物、家庭聚会成为推高确诊数字的背后推手,付出的代价则是医疗资源挤兑、经济发展倒退、民众希望奔溃等。

圣诞假期不负责任的出境游也是推高确诊数字的黑手。据美国夏威夷州提供飞抵当地的外籍人士数据显示,在121日至17日这段时期,有逾4,000名加人抵达当地。

这些数据包括加人透过直航或转机,到达夏威夷。上述时间内合共有4253名加人到达夏威夷,当中包括2,564人从卡加利国际机场出发、1,667人从温哥华机场出发、12人从爱蒙顿机场出发、10人由多伦多皮尔逊机场出发。

而这些外游者中不乏三级政府官员。联邦政府一直劝喻疫情下加人不应出国旅游,仍有航空公司和旅游公司推广国际旅游。联邦政府相关网页上提供的资料显示,由今年11日至19日,共有逾30班有确诊旅客的国际航班,抵达多伦多皮尔逊国际机场。

根据公开的数据,国际旅客在COVID-19新增确诊病例中的比例很少,但是有专家指出由于没有检测,数据是有限的。

新年团聚再掀确诊高峰

新年过后,安省COVID-19确诊人数连续高位增长,平均日增超过3,000例,死亡人数也达到一个高点,每日超过40人,有的医院已经出现停尸间超负荷情况,不得不用冷藏拖柜临时停放遗体。

根据安大略省最新COVID-19 疫情模型的预测,安省在1 月底之前平均每天的日增病例可达到6,000 例;安省的重症监护病房在2 月初之前将全满,而且变异病毒将导致传染加速。

其实这种情况早在圣诞前夕就有卫生专家预料到了。圣诞前的购物商城人流大增,根本无法保持安全的社交距离;机场出游的人数也急剧增加,甚至有政府官员加入圣诞出游的大军;无视政府警告私下节日聚餐不断。当然政府为了让大家“安心”过好圣诞,也把封锁日期放到了1226日,并且“贴心”地提前发布预告。让民众有足够的时间聚集采购。年后的病例暴增,别说卫生专家,普通百姓也是早已预料到了的。

调查数据表明,相当一部分省民没有遵循旨在于减少病毒传播的公共卫生准则;大约48%的人坦承参加了圣诞聚会。

人口的流动数据显示,在圣诞节的前几天,即安省于1226日宣布再度封锁的前夕,安省人口的流动大幅增加。

而这些原本是可以避免的。渥太华人民医院急症科医生Lisa Fischer上周值了一星期夜班,令她愤怒是,她应诊的新冠患者中有许多都是因为自己或家人违反防疫规定而染疫。

爱蒙顿某医院急症科医生Shazma Mithani说,防疫都10个月了,疫情形势却变得愈来愈糟糕,一方面医护在奋力抢救生命,另一方面政客们却公然违反防疫规定去热带地区度假。疫情爆发至今,我和同事们几乎每天都在加班,大家身心俱疲。

政府被指没有听从卫生专家意见

每日看到确诊数字的飙升,政府毫无力度的执法更是是推高这个数字的隐形杀手。跟澳大利亚相比,加拿大此次抗疫显得那么力不从心。

七月底开始第二波疫情的澳大利亚仅用不到4个月全国新增确诊病例降为10起,无人死亡。这两个同属英联邦、在语言文化上可算表亲的两个国家,抗疫政策有什么不同?

澳大利亚的目标是彻底清除新冠病毒,为此不惜付出经济代价,政府执法也非常强势。在将近四个月的时间里,澳大利亚全城基本上只有食品店和医院被允许开门。许多城市为阻止居民出行设置了路障,一些地区的居民只能在自家方圆五公里以内活动。在封禁措施最严格的城市,甚至出门遛狗也是被禁止的。违反禁令者被处以高额罚款。疫情期间,每天的入境人数受到限制。国外的澳大利亚人回国必须先申请,入境后必须去指定的酒店进行隔离。这场疫情中,澳大利亚人遵守了极为严苛的封禁规定。

而加拿大呢,魁北克宵禁期间允许遛狗也就算了,居然还有人为了出门拿着遛狗绳拴住丈夫当狗溜。这种对待病毒的态度,最终会被病毒打到。

更为严重的是,加拿大政府一直在努力维持经济和抗疫之间的平衡,目标是新增病例保持在医疗系统可以承受的范围以内。

澳洲封城期间,全社会长时间停顿的代价是百万人失业,上万家企业破产。但是目前在墨尔本大学人口与全球卫生学院担任院长的加拿大外科医生巴克斯特(Nancy Baxter)说,付出这个代价是必要的。因为你不控制住疫情,经济是不可能正常运转的。这并不是在经济和人命之间做选择。来自安大略省的她对自己家乡的抗疫政策不以为然,认为省政府没有听取公共卫生专家的意见。

现在全省人民都把希望寄托于疫苗了。或许疫苗会改变大流行态势,但不遵守防疫措施,也许有些人永远也等不到注射疫苗的那一天。

 


分享到
    • 1
    • 2
    • 3
    • 4
    • 5
    • 1
    • 2
    • 3
    • 4
    • 5
    • 1
    • 2
    • 3
    • 4
    • 5
  • 多伦多大学 - 经验访谈

  • Why Canada? 你为什么选择加拿大?

  • University of New Brunswick - ...

Copyright 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

          唐印科技 【京ICP备13048822号-20】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261号】